金童话故事网
首页 > 童话故事 >
导航

侠胆雄鸡

来源:金童话 作者:郑渊洁 时间:2016-08-21
摘要:◇第一章◇
笼子里有数百只小鸡,不知怎么搞的,鲁西西一眼就看中了那只全身长着黑羽毛的小鸡。
鲁西西从鸡贩子手中买下了这只小鸡。她喜欢小鸡毛茸茸的样子,她喜欢关照这些小生

◇第一章◇

笼子里有数百只小鸡,不知怎么搞的,鲁西西一眼就看中了那只全身长着黑羽毛的小鸡。

鲁西西从鸡贩子手中买下了这只小鸡。她喜欢小鸡毛茸茸的样子,她喜欢关照这些小生命。

鲁西西回家后用纸箱子给小鸡做了一个窝,她给它取名为黑锤。看样子黑锤对自己的新居很满意。

鲁西西抓了一把小米放进黑锤的寓所,黑锤不吃。

鲁西西以为黑锤不爱吃小米,就给它换了些菜叶。

黑锤还是不吃。

“生病了?”鲁西西猜想,可她眼前的黑锤生机勃勃,没有生病的迹象。

鲁西西注意到黑锤将小米中的几粒沙子挑出来吃了。

鲁西西到屋外抓了把沙子,放进黑锤的家。

黑锤津津有味地吃沙子。

鲁西西认定黑锤不是一般的鸡,她精心照料黑锤,每天还要和它说一会儿话。

从来没吃粮食光吃沙子的黑锤渐渐长大了,它长成一只全身羽毛黑里透亮的雄鸡。奇怪的是它从未像其它雄鸡那样打鸣。

一天放学后,鲁西西骑自行车回来。当她途径一个十字路口时,一位骑自行车的中年妇女将她撞倒了。

“你会不会骑车?啊?!”中年妇女看见对方是个女孩子,就先发制人,其实撞车完全是由她造成的。

“我。……”鲁西西从地上爬起来,她的胳膊摔破了。

“有你这么骑车的吗?”中年妇女发现鲁西西的胳膊在流血,于是她也捂自己的腰叫唤“我这儿真疼呀,准是内伤啊……""对不起。”鲁西西不知所措地向中年妇女道歉。

“我这岁数可经不起撞车呀!”中年妇女捂着比撞车前还健康的身体嚷嚷。

“是您撞的我。”鲁西西委屈地说。

“你还嘴硬?小小年纪就会顶嘴!你爸爸妈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中年妇女拉开长辈的架式,越发撒泼起来。

围观的人渐渐多起来。

“我看见是你撞的小姑娘,人家反而给你道了歉,你就别再这样了。”一位男子为鲁西西说话。

“就是,你又没摔倒,怎么会受伤呢?”另一位老大爷对中年妇女说。

中年妇女见到有人替鲁西西说话,老羞成怒,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起来,连哭带叫。

鲁西西还没遇到过这阵式,她和中年妇女成了围观的对象。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开始谴责鲁西西。

“现在的孩子也是,撞了大人,也不知道把人家从地上拉起来。”“大人骑了那么多年车,肯定比她技术好,准是这孩子撞了人家。”中年妇女听到有人为她说话,更来劲了。

鲁西西看出面前这位中年妇女是那种没理搅三分,平时不受人重视,好不容易引人注目了坚决不放过机会的人。

鲁西西想尽快离开这儿,她的胳膊火辣辣地疼,她看出那中年妇女嘛事没有,人越多她越来劲。

鲁西西推自行车准备走。

“你不能走!”中年妇女拽住鲁西西的自行车。

鲁西西急得想哭。

有几个小伙子吹口哨起哄。

鲁西西往四周看,她真希望有熟人帮助她摆脱困境。

天空中闪过一道黑影。

不知怎么搞的,鲁西西心头一震。

她看见路边的房子上有个熟悉的身影,是黑锤!

黑锤会飞?它到屋顶上干什么?鲁西西感到惊讶,她忘记了身边发生的事。

“喔喔喔。……”黑锤对着人群打鸣。

这是鲁西西第一次听黑锤打鸣。

“哎呀,我的头疼死啦!”中年妇女双手抱头大喊。

“头疼!”

“头疼!”

围观的人都喊头疼。

“喔喔喔。……”黑锤又叫了一次。

人们再次头疼。

鲁西西没事。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快离开这儿!”

人群散开了。

中年妇女跑得比兔子都快。

鲁西西松了口气,她看见一道黑影从天空闪过,黑锤不见了。

鲁西西顾不上胳膊疼,骑上自行车就往家赶。她还是不相信黑锤会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都喊头疼?她自己怎么没感觉头疼?

鲁西西带着满腹狐疑走进家门。

◇第二章◇

黑锤正在窝里喝水。看得出来,它是刚从外边回来。

鲁西西对黑锤说:

“谢谢你帮助我。”

“这是我应该做的。”

黑锤说话了!

“黑锤,你会说话!”鲁西西兴奋了。

“是你教的。你天天和我说话,再笨的鸡也学会了,何况是我。”黑锤说。

“你怎么知道我遇到了麻烦?”鲁西西还是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我突然觉得烦躁不安,身体不由自主地就往那儿飞。”黑锤说。

鲁西西在书上看到过一种叫"心灵感应"的生理现象,她想,她和黑锤之间可能就有这种“感应"现象存在。

“你会飞?会飞的鸡我还没听说过。”鲁西西说。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飞的。”看来黑锤今天也是头一次认识自己。

“对了,你今天还打鸣了。过去我以为你不会打鸣呢。我还想,黑锤也许是一只退化的雄鸡。用我们人类的话说,这叫有女人气的男人。”鲁西西边说边咯咯笑。

“我想帮你驱散那群人,没别的办法,我就冲他们叫,没想到他们还真跑了。"黑锤并不晓得自己的本事。

“你一叫,他们就喊头疼,真怪!唯独我的头不疼。”鲁西西说。

黑锤好像在想事。

“咱们来做个试验。”鲁西西料定吃沙子长大的鸡准是超鸡。”你冲这个瓶子打鸣试试。”鲁西西把一个空气子放到距离黑锤一米远的地方。

黑锤冲瓶子打鸣。

瓶子粉身碎骨。

“乖乖,幸亏刚才那些人的头没碎。”鲁西西后怕。

“我刚才没使劲儿,好像我用劲儿的大小和目标的损害程度有关。”黑锤还会用脑子,看来智商不低。

“再试一次。”鲁西西要把关,她清楚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黑锤再次对着瓶子打鸣,这次它没用什么劲儿。

瓶子裂了,没碎。

“你真棒!”鲁西西知道自己拥有一只神鸡了。

更主要的,鲁西西明白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了一个仗义的朋友了。

其实,黑锤还有不少本事没露出来,连黑锤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本事。

鲁西西突然感到胳膊疼,她这才想起刚才撞车时受了点儿伤。

“我去上点儿药。”鲁西西说。

“我看看。”黑锤说。

鲁西西给黑锤看她胳膊上的伤。

黑锤用翅膀在鲁西西的伤口上一拂,伤口不见了。

“你的本事可真大!”鲁西西惊讶极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黑锤也惊讶。

鲁西西看看表,脸上出现了愁容。

“你不高兴了?”黑锤问。

“又该写作业了,今天老师留的作业特别多。”鲁西西叹了口气。她实在不明白老师每天干吗留这么多作业。鲁西西觉得作业写得越多,学生的脑子越笨越麻木。

“我试试能不能帮你。”黑锤开始感觉到这世界上没有它办不成的事。

“你会写字?”鲁西西不信,"再说,我也不能让你写作业把你的脑子给毁了呀!"黑锤飞上写字台,让鲁西西打开作业本。

鲁西西打开作业本和课本。

“你写一页我看看。”黑锤说。

鲁西西写了一页。

黑锤用翅膀在其它几页上拂了一下。

作业本的那几页上出现了鲁西西的笔迹。

鲁西西一看,一道题都没错!

“你可真帮了我大忙了!”鲁西西把作业本统统让黑锤"拂"了一遍。

只用了三分钟,今天的作业全"写"完了。本来这些作业得写三个小时的。鲁西西可以利用这时间看课外书了。她觉得看课外书比写作业对发展大脑智力有益。

钥匙插进大门钥匙孔的声音。

“可能是爸爸回来了。”鲁西西说。

“我回去了,别让他们吃惊。”黑锤回到它在凉台上的窝里去了。

爸爸下班回来了,他看看女儿的作业本,满意地点点头。

◇第三章◇

鲁西西全家正在吃晚饭的时候,有人敲门。

妈妈站起来去开门。

门外站着四名警察。

妈妈问他们找谁。

他们说找鲁西西的爸爸。

“找我?有什么事?”爸爸离开饭桌,走到警察面前。

警察掏出一张小卡片似的东西给鲁西西的爸爸看,然后说:“这是逮捕证,你被捕了。”“为什么?”爸爸感到莫名其妙,"你们弄错了吧?”警察核实了一遍鲁西西爸爸的名字。准确无误。

一个警察取出手铐准备铐鲁西西的爸爸。

妈妈冲上去阻拦。她问警察:“他犯了什么法?”“有人举报他,有证据。”警察推开鲁西西的妈妈,给鲁西西的爸爸戴上手铐。

爸爸被戴上手铐的场面,深深地印在了鲁西西的脑海里。

她头一次意识到自从手铐问世后,铐过许多好人。她第一次恨手铐,恨那些用手铐铐好人的人。

鲁西西根本不相信爸爸会干坏事。就是劈开半个地球当证据,鲁西西也不信爸爸是坏人。

她断定"举报"爸爸的人是诬陷,是十恶不赦的坏蛋。

“是谁举报我爸爸?他准是坏蛋!”鲁西西大声问警察。

“很遗憾,我们不能向你透露举报人的姓名。法律保护举报人。”一个警察告诉鲁西西。

爸爸被几名警察带走了。

妈妈和鲁西西被这突如起来的事变惊呆了。

邻居们探头探脑地看热闹,专业嚼舌妇和专业嚼舌公们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留下的几名警察向妈妈出示了搜查证后,开始翻箱倒柜。

看着外人检查自己的家,鲁西西觉得受了莫大的污辱。

把所有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后,警察走了。

鲁西西扑进妈妈怀里,和妈妈抱头大哭。她们想不出是谁陷害爸爸,他们觉得天昏地暗孤立无援,她们仿佛掉进一座万丈深渊。

哭累了,鲁西西止住眼泪。

她意识到自己肩头的责任,她要为爸爸正名,为爸爸洗清耻辱,找到那个诬陷爸爸的坏蛋。

皮皮鲁驾驶幻影号周游世界去了,妈妈又无能为力,只有靠鲁西西为爸爸伸冤了。

鲁西西擦干眼泪,立刻觉得自己长大了十几岁。她先劝住妈妈不再哭泣,又同妈妈一起收拾好屋子。

“妈妈,你知道有哪些人和爸爸有仇?”鲁西西开始着手调查了。

“没听说你爸爸有什么仇人,他在单位人缘很好。不过你爸爸才能出众,可能遭嫉妒。”妈妈一边抽泣一边说。

鲁西西知道爸爸在单位工作是尖子,很受上司的重用。

“谁是爸爸的竞争对手?”鲁西西问。

妈妈摇头。

鲁西西安慰妈妈早点休息。

不知怎么搞的,爸爸被戴上手铐的景象总是出现在鲁西西眼前,不管她是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

鲁西西清楚爸爸在牢房里会受苦,她要争分夺秒救出爸爸。可自己能挑起这个重担吗?鲁西西心里没底,但她有勇气。

鲁西西想皮皮鲁了。如果哥哥在,还有个人可以商量,她知道妈妈会为她担心,会阻止她行动的。

凉台上一阵响动。

鲁西西先是被吓了一跳,接着她的眼睛放出了光彩。

黑锤!

鲁西西怎么忘了她有黑锤!神鸡黑锤!!

该着陷害鲁西西爸爸的坏蛋倒楣,他们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被他们陷害的人的家里有只侠胆雄鸡!地球上唯一的一只侠胆雄鸡!

鲁西西打开凉台门,请黑锤进屋。

黑锤先开口:“我都听见和看见了,你爸爸是冤枉,他遭到小人暗算了。”“你知道是谁吗?”鲁西西急切地问。

黑锤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我能感觉到有坏人害他。

咱们合作,一定能找出害你爸爸的人。”“那就快行动吧!爸爸在牢房里准受罪,说不定还会挨打。”鲁西西恨不得立刻就让那个坏蛋和爸爸对调位置。

“可这么大个城市,咱们从什么地方入手找那个坏蛋呢?”黑锤问。

“这。……”鲁西西动脑子,"对。害爸爸的那个人准特别恨他,今天他总算把爸爸送进监狱了,现在这坏蛋一定特别高兴,说不定正喝酒呢!”“我现在就去把全城所有正在高兴的人的长相和住址记下来。明天你再根据这些地址去查查他们叫什么是干什么的,看看这些人当中有没有同你爸爸有关系的人。”黑锤说。

“就这么干。”鲁西西同意。

黑锤拍拍翅膀,飞进夜空。

大海捞针般的调查开始了。

◇第四章◇

陷害鲁西西爸爸的坏蛋的名字叫流风。

现在他正躺在虹光饭店304房间的浴缸里沐裕流风可不是那种让人一眼就能认出的坏蛋。他是那种高级坏蛋,是伪君子,是道貌岸然的流氓。他60岁左右,长着一副慈眉善目的面孔,任何人见了他都会产生亲切感,然后放松对他的警惕。流风正是依靠这副慈眉善目,掩盖着他的蛇蝎心肠。他的夫人最了解他,经常戏称他为"笑面虎,杀人贼"。当然夫人决不会当着外人说这种话,夫人最善使用内紧外松的政策,当着外人,她总是把"我们流风从没整过人"这句话挂在嘴边。其实傻瓜也明白,只有整过人的人才会经常把没整过人这种话挂在嘴头,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流风干过的伤天害理的事可以编成500集的电视连续剧。

流风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他的公司专门靠坑蒙拐骗挣钱。他利用自己的忠厚外表建立了一个关系网。利用这个网买空卖空,今天倒煤发能源之财,明天又倒卖汽车,后天干长途贩运,财越发越大,地位也越来越显赫。

近来流风急于想同鲁西西爸爸所在的公司做一笔买卖,这项买卖如果做成了,流风可就不是今天的流风了。没想到鲁西西的爸爸禀公办事,不受贿赂,看出这笔生意其中有诈,劝告经理不要同流风这种人打交道。经理看重鲁西西的爸爸,断了流风的财路。

流风能不恨鲁西西的爸爸吗?

他一定要除掉这个心头之患。他决定使用人间最流氓的手段--陷害,来拔掉他的这颗眼中钉。陷害忠良是流风的拿手好戏和看家本领。如果在陷害专业评职称,流风当一级教授稳操胜券。

经过和部下的周密策划,流风制订了陷害鲁西西爸爸的具体步骤,这些坏招儿能置任何人于死地。一张阴谋的大网张开了,而鲁西西的爸爸却丝毫没有察觉。

流风现在躺在浴缸里,他感到舒服,他浑身的汗毛孔全张开了,每个汗毛孔都向体外排放着他体内的毒气。流风的皮肤爱过敏,属变色龙体质。反正蚊子不咬他,曾经有一只蚊子不知深浅,误吃了他的血,当场就被毒死了。

部下已将鲁西西的爸爸被捕的信息打电话告诉他了,他眯着眼睛躺在热水中计算着这是第几十个被他用卑鄙手段送进监狱的人。他冷笑了一声,放了一个屁,然后从浴缸中站起来,对着镜子欣赏了一番自己那皱皱巴巴的丑陋的胴体,然后披上浴巾走进卧室。

流风喜欢住饭店,他不愿意住在家里。别看流风形将老朽,却仍喜欢沾花惹草,时不时在饭店同马小姐牛女士幽会一二。

流风走进卧室,斜靠在席梦思床上看当天的报纸。他非常关心政治,他常训斥自己的孩子不懂政治。流风认为利用政治刀子杀人是最高级的谋杀手段。他看报纸时恨不得把每个标点符号都刻进脑海,他善于利用政局上哪怕是极其细致的变化置对手于死地。流风的另一个经验是不留文字的东西,他只向部下口头下达阴谋指令,但决不写信或留便条。文字是证据,而语言却可以不承认。这种流氓无赖技巧救了流风好多次命。要不然,今天他已经不会继续生存在这个地球上了,判10次死刑都不够治他的罪。

按说,除掉了心头之患,流风现在应该喜形于色,喝酒庆祝。可他不,他是流风,尽管是他一个人独处,他的面部表情仍呈现痛苦状,好象失去了最亲的亲人。这是流风多年练就的本事,可惜没人举荐,否则流风真可以入讯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伪君子世界纪录"。如果需要,流风可以亲手用刀子捅了自己的亲生儿女。老婆和儿女在他眼里不过是他豢养的一群动物,可他在儿女眼中却是天下第一慈父,在老婆眼中是天下第一模范丈夫,尽管老婆也曾发现流风对她有过不忠,但她一亮出母夜叉面孔,流风便立即改邪归正。

造就这样的伪君子--彻头彻尾的坏种,是上帝的罪过。

现在各位读者知道了,鲁西西有着怎样的对手了。

◇第五章◇

黑锤用闪电般的速度在夜空中飞行,它穿梭于各幢大楼之间,观察人们的表情。

深夜两点钟,黑锤回到鲁西西身边。

“怎么样?”鲁西西迫不及待地问,尽管她心里十分清楚,这种调查方法太笨了。

“特别高兴的有52家。”黑锤说。

鲁西西拿纸笔记录那52家的门牌号码。没一家是鲁西西认识的。

鲁西西为难了,她不知道如何着手调查这52个怀疑对象。

“你先休息,天亮了咱们再想办法。”黑锤说。

鲁西西同意了。

上午,鲁西西先去学校。

她发现同学们开始指着她议论。

上课前,老师将鲁西西叫到办公室。

“鲁西西,你爸爸出事了?”老师问,不知是谁这么快就把消息告诉了老师。上次鲁西西的爸爸得过一次奖,老师可是三个月后才知道的。

“我爸爸没事。”鲁西西回答。

“听说被拘留了?”老师挑明了再问。

“他不会犯法,是冤枉。”鲁西西绝对相信自己的爸爸。

“你要正确对待,不要影响学习。”老师提醒学生。

“我想请几天假。”鲁西西说。

“请假?为什么?”老师问。

“查出陷害我爸爸的坏蛋。”鲁西西一字一句地说。

“你?去找害你爸爸的坏人?”老师感到惊讶。

“对,我能找到他!”鲁西西又补充了一句,"我一定要找到他!”老师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学生内心竟然如此坚强。她相信鲁西西的爸爸是无辜的了。

“我给你三天假。需要我做什么吗?”老师批准了鲁西西的请求。

“谢谢您。您准我假,就是对我的支持!”鲁西西冲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

鲁西西赶回家时,看见妈妈正哭。

鲁西西一问,才知道妈妈在单位受不了同事的议论才回来的。

鲁西西讨厌那些以议论别人家的私事为乐趣的人。

敲门声。

鲁西西去开门。

两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门口。

“你们找谁?”鲁西西问。

其中一个年轻的问这儿是不是鲁西西爸爸的家。

“是。”鲁西西说,"可我爸爸不在。”

“我们知道他不在,"年轻的说,"我们经理是你爸爸的朋友,听说他出了事,特来看望你们。”年纪大的自我介绍说:“我叫流风,他是我的助理。我听说了昨天的事,我感到你爸爸不会干犯法的事,一定是有人害他。我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帮忙的地方。”鲁西西感动了。她请流风和助理进屋。

见鲁西西的妈妈仍在哭泣,流风安慰她说:“皮先生为人正直,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陷害他的人丧尽天良,迟早要受报应。你要爱惜身体。”鲁西西的妈妈感谢地点点头。

看到有人这么了解爸爸,鲁西西心里热乎乎的。

黑锤悄悄告诉鲁西西,这个老头昨晚神情忧郁,表现得十分痛苦。

鲁西西决定请流风协助她找到那个坏蛋。

“我在警察局有熟人。我可以去通融一下。请他们对皮先生的案子多多关照。"流风喝了一口茶,说。

“我们总经理在法院也有关系,判决时也可以让你爸爸少判几年。”助理说。

“这些都不需要。”鲁西西说,"我爸爸无罪,请您帮我找到那个坏蛋,再把他关进监狱。”流风心里打了个哆嗦,他强烈感觉到面前这个女孩不是等闲之辈,她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气和不屈不挠的韧性。

“我愿意帮忙,你能谈谈你的计划吗?”流风不露声色地套鲁西西。

鲁西西掏出了那52家的地址,递给流风。

流风看看纸上的字,问:

“这是什么?”

“我觉得害爸爸的人知道他被关进监狱一定高兴。这是昨天晚上全城最高兴的52家人的名单的地址。”鲁西西说。

流风心中一惊,他更加确信鲁西西不是等闲之辈。同时更加确信自己技高一筹,鲁西西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弄来的名单?”流风想知道鲁西西使用什么方法在几个小时之内查出全城数十万个家庭中谁高兴谁不高兴的。

“请原谅,目前还不能告诉您。”鲁西西说,"我请您帮我查查这些地址中有哪些人同我爸爸有联系。我觉得害爸爸的人一定同他认识。”流风点点头,说:“你这个判断非常正确。这件事交给我来办,请你放心。”“太谢谢您了。”鲁西西的妈妈不知怎么感谢流风好。

“不用客气。每一个正直的人都不会袖手旁观的。”流风说。

鲁西西感觉到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我马上派人分头去查这些地址。我尽快将结果告诉你。”流风办事有板有眼。

“谢谢您。”鲁西西感谢流风。

流风和助理告辞。

◇第六章◇

坐进小轿车后,流风对助手说:

“除掉她,越快越好。”

助手点点头。

流风活这么大没怕过谁。想当年他甩他那在农村的结发妻子,结发妻子的弟弟扬言要捅了他。流风面对杀猪刀,连眼睛都没眨巴一下。可今天,流风怕鲁西西了。真怕,不知为什么。

流风在鲁西西面前有一种自卑感,就像冰块遇到太阳

“要干得巧妙,不留痕迹。”流风叮嘱助手。

“请总经理放心。”助理说。

流风手下的人个个五毒俱全。

“你准备怎么办?”流风还是不放心。

“制造车祸。”助理说。

流风点点头。

二十分钟后,一辆偷来的汽车停在鲁西西家楼下。

鲁西西准备去爸爸的单位。

“我跟你去吧?”黑锤有预感。

“带着一只鸡,人家会觉得奇怪的。”鲁西西说,"我一会儿就回来。”黑锤说:“当心点儿。”鲁西西点点头。

街上人不多。鲁西西朝公共汽车站走去。

过马路时,鲁西西看看两边没汽车。可当她走到马路中央时,有一辆汽车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突然朝鲁西西撞过来。

路边的行人惊叫起来:

“当心!”

“快闪开!”

鲁西西听到喊声,回头一看,已经来不及了。……汽车从鲁西西身上轧过去,一溜烟儿地开跑了。

“记它的车号!”有人喊。

鲁西西倒在血泊中。

人群围上去。

“快拦车送医院!”一位老大爷提醒大家。

一位中年人摸摸鲁西西的脉博,对大家说:“已经死了。”人群默然。

五分钟后,流风在办公室接到部下的电话,他得知鲁西西已从地球上消失。

流风指示助理迅速将驾车撞死鲁西西的人干掉。灭口。

助理操办去了。

流风对着镜子看自己的面容。慈祥,和蔼,友善。他对自己的长相非常满意,没人会相信他流风是杀人凶手。他坚信他就是把全世界的人都杀了,也没人会怀疑他。流风的人生哲学有两条:第一是隐藏自己的真面目;第二是心黑手狠。

鲁西西的尸体被警察送进了医院的太平间。

就在鲁西西被撞的一瞬间,黑锤知道出事了,它飞上天空。

黑锤看见了血泊中的鲁西西,它无法接近她,人太多。黑锤只好落在路旁的房屋上等待机会。

黑锤潜入太平间,找到了属于鲁西西的那台停尸车。

黑锤用翅膀拂鲁西西的全身。它不知道这管用不管用,但它要努力,它不能没有鲁西西。

鲁西西双目紧闭,没出现生还的迹象。

黑锤继续努力。

没有效果。

黑锤绝望了,它发誓要严惩杀害鲁西西的凶手。

黑锤忽然想起了自己打鸣时的威力,它要试试。

黑锤对着鲁西西的尸体,满怀深情地打鸣。

鲁西西动了一下。

黑锤又打了一次鸣。

鲁西西睁开眼睛了!

“我这是在哪儿?”鲁西西睁眼后看见了黑锤,问。

“太平间。”黑锤激动万分,它救活了鲁西西。它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太平间?!”鲁西西惊讶,"为什么?”

黑锤把经过告诉她。

鲁西西想起那辆撞她的车了。

“我已经死过了?”鲁西西还是不信。

黑锤把自己打鸣救她的经过说了一遍。

鲁西西抱着黑锤,不知说什么好。

“杀我的人和害爸爸的人是一伙,对吗?”鲁西西镇静下来后,想的第一个问题。

“是一伙,他们可真够狠的,竟然对你下手!”黑锤对人类有了新的了解。人类居然有这样的成员,只要需要,他们能杀十几岁的孩子!

“多亏了你,黑锤!咱们得赶快找到坏蛋,为人类除了这一害。”鲁西西讨厌那些玷污人类声誉的人。

“今后我可要与你形影不离了。”黑锤说。

“完全同意。”鲁西西抱着黑锤亲了它一下。

他们悄悄离开了太平间。

◇第七章◇

邻居告诉鲁西西的妈妈,鲁西西车祸身亡。

妈妈呆了,横祸接连降临家中,她难以承受如此接二连三的打击。

开门声。

妈妈抬起泪眼,看见女儿站在她面前。

“你?。……”妈妈吃惊。

“妈妈,您怎么啦?”鲁西西问。

“刚才有人告诉我,说你被汽车撞了。”“准是他们看错人了。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鲁西西摇摇妈妈。

妈妈苦笑了一下,女儿总算平安。

天快黑了,鲁西西和妈妈胡乱吃了点儿饭。鲁西西走进自己的房间。

“光靠咱们俩破这个案挺难。咱们需要别人帮助。”鲁西西对黑锤说。

“找谁?”黑锤问。

“我看流风经理可以信任。”鲁西西对流风印象很好,流风是她见过的最慈祥的长辈。

“同意。”黑锤投了赞成票。

“他给了我一张名片,咱们现在就去找他。”鲁西西说。

鲁西西把书包里的书和文具掏出来,让黑锤藏在书包里。

她背上书包离开家。

流风正在他的房间里看当天的报纸,门铃响了。

他伸了个懒腰,去开门。

门外站着鲁西西。

流风大惊失色,他的表情生平第一次失控。

“你?!。……”流风说不出话来。他亲眼看了部下送来的鲁西西惨死轮下的照片。

“您不认识我了?我是鲁西西。”鲁西西提醒流风。

“认识认识,快请进。”流风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表情。

鲁西西走进房间。

“你先坐,我打个电话。”流风对鲁西西说。

鲁西西坐在沙发上。她将书包放在身边。

流风给住在隔壁的助理打电话,让他过来一下。

助理过来后第一眼就看见了鲁西西,他的脸色变了。

流风和助理见鲁西西时的第一表情引起了鲁西西的注意。

“你们听说我出车祸了?”鲁西西问。

“啊,没有。”流风抢先回答。

鲁西西感到奇怪:既然他们没听说我出车祸,他们见到我时干吗这副表情?

“您查那些人了吗?”鲁西西问流风。

“已经查过了。”流风最大的才能就是撒谎。只要不往纸上写,多大的谎他都敢撒。

“有可疑的人吗?”鲁西西问。

“有几个。我正吩咐下边的人继续深入调查,请你放心。”流风恢复了慈祥的面容。

“有人想杀死我。”鲁西西说。

“这怎么可能?”流风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讶。

“他们开汽车撞我。”鲁西西说。

“你没受伤吧?”流风关切地问。

“没撞着。”鲁西西说。

“这就好。”流风看了助理一眼。

助理脸红了。

鲁西西注意到这个细节。

“我该走了。”鲁西西站起来。

“喝瓶饮料再走。”流风冲助理使了个眼色,助理出去了。

流风从冰箱中取出一罐饮料,递给鲁西西。

鲁西西一天没喝水。正口渴呢。她打开饮料筒,一口气喝光了。

“你放心,我会抓紧调查的,争取尽快抓住陷害你爸爸的那个坏蛋。这坏蛋真是十恶不赦!”流风送鲁西西到房间门口。

“谢谢您。”鲁西西同流风告别。

鲁西西等电梯。

电梯门开了,里边已经有两个男人。

鲁西西走进电梯,按了关门的按钮。

电梯下降了不到五秒钟,就突然停止了。鲁西西发现那两个陌生男人的表情不对,她刚想喊,一个男人捂住了她的嘴。

另一个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根绳子,往鲁西西脖子上勒。

黑锤像利箭一样从书包里飞出来,它先啄瞎了要勒死鲁西西的那个坏蛋的一只眼睛。

“啊--"那坏蛋松手去捂自己的眼窝。

另一个坏蛋拨出匕首刺黑锤。

黑锤使出全身的力气冲他打鸣。

“喔喔喔--”

那坏蛋当场毙命。

还剩一只眼睛的坏蛋吓傻了,跪下求饶。

“你说,是谁派你来杀我的?”鲁西西问那独眼坏蛋。

“这。……”坏蛋嘴还挺严。

“说不说?”鲁西西吓唬独眼坏蛋。

“我说!是流风。”

果然是他!鲁西西已有预感。

“陷害我爸爸的也是他?”鲁西西又问。

独眼坏蛋点点头。

鲁西西服了上帝了,他怎么会允许流风这种伪君子生活在地球上?可见上帝也会犯错误。

电梯突然上升了。

原来,凶手们禀呈流风的旨意,在电梯里杀害鲁西西后再将鲁西西的尸体运到饭店最高一层灭尸。

两个坏蛋等在最高一层的电梯门口。

“怎么回事?”鲁西西问独眼坏蛋。

“我也不知道。”独眼坏蛋装孙子。

电梯停了,门开了。两个彪形大汉守在门口。

独眼坏蛋突然勒住鲁西西的脖子,冲同伙喊:“快捅死她!”黑锤闪电般地冲独眼坏蛋打鸣。

独眼坏蛋口吐鲜血一头栽在电梯的地板上。

电梯外的两个大汉冲进电梯。

黑锤挨个收拾了他们。

“去收拾流风?”黑锤问鲁西西。

“不,我要让他和爸爸调换位置,让他去蹲监狱。让法律收拾他。”鲁西西说。

“怎么让流风蹲监狱?”黑锤问。

“找到流风陷害爸爸的证据。”鲁西西说。

“咱们现在去流风的办公室找找。”黑锤说。

“走,从楼梯下楼。”鲁西西看了一眼电梯里的四具尸体。

◇第八章◇

流风接到助理报告的四名部下在电梯里被鲁西西杀死的消息后呆了。

他羡慕鲁西西的爸爸有个好女儿,一个不屈不挠为父亲伸张正义的少女。流风后悔陷害鲁西西的爸爸之前应该先调查一下他的亲属,如果亲属都是一些脓包软蛋再下手,如果亲属中哪怕有一个不屈不挠智勇双全有正义感的人-—包括小孩子,你也趁早别碰那对手。

“上警察局报案!让警察去抓鲁西西。”流风是贼喊捉贼的专家,最擅长诬陷式的举报。

“那咱们不就暴露了吗?”助理担心。

“鲁西西没证据。”流风冷笑了一下,"再说,谁相信我是坏人?”助理点点头,就连他这个直接参预阴谋的人也不相信流风是坏蛋,何况外人。

鲁西西和黑锤潜入流风的办公室,翻箱倒柜找证据。

令鲁西西惊讶的是,流风的办公室里没有流风一个字,所有文件都是助理写的。

“文盲?”鲁西西自言自语。

“老奸巨猾。”黑锤判断准确。

“没有证据法律可治不了他的罪呀!”鲁西西茫然了。

“那咱们更得为人类除了这一害。”黑锤喜欢人类,喜欢人类的坦诚,不喜欢人类中有流风这类伪君子。

“回家去想想办法。”鲁西西说。

走到家门口时,鲁西西知道坏事了。四辆警车停在楼下。

几名警察看见了鲁西西,朝她跑过来。

黑锤从书包里钻出来。

“别伤害警察。你先到房上躲一会儿。”鲁西西叮嘱黑锤。

黑锤飞到房顶上。

“你是鲁西西吗?”一个警察问。

鲁西西点头。

“你涉嫌谋杀。你被拘留了。”警察出示逮捕证。

“我谋杀谁了?”鲁西西问。

“虹光饭店电梯里的四个男人。”警察说。

“我能杀死四个男人?”鲁西西问警察。

警察也觉得这事太离奇,可现场发现了鲁西西的指纹和头发。

“到警察局验一下指纹和头发,如果不是你干的,你会自由的。”警察不忍心给鲁西西戴手铐。

鲁西西被带进警车。

黑锤无计可施,鲁西西不让它伤害警察。

警车呼啸着开走了。

在警察局里,经过法医鉴定,鲁西西的指纹和头发与谋杀现场发现的完全一致。

“她用什么杀的这四条大汉?”主办鲁西西凶杀案的侦探问法医。

“不是枪,不是刀,不是棍子。……”法医还从没见过这种杀人的方法。

“那是什么?总不会是化学武器吧?”侦探有幽默感。

“类似于气功。”法医调动他大脑里的一切常识,推论说。

“这女孩子如此厉害?”侦探不信。

“那四个男人身上都有凶器。”侦探的搭档说。

“奇怪。”侦探皱眉头,"我马上提审她。”要么是冤案。要么鲁西西是超人。侦探认为此案没有第三种可能。

◇第九章◇

黑锤的智商不低,它清楚救出鲁西西和她爸爸的办法只有一个:找到流风的证据。

对于流风这种不写一个字的坏蛋来说,找他的文字证据太难了。

黑锤想到了录音机。

黑锤见过鲁西西有一台学外语用的微型录音机,它决定带着这台微型录音机去流风常住的虹光饭店304房间。流风总不会为了怕留证据连话都不敢说吧。

晚上,黑锤学会了使用录音机。

第二天上午,黑锤飞到虹光饭店304房间的窗台上,它看见屋里没人。

黑锤将纱窗撕破一个小口,拨开插销,打开一扇窗户,钻进屋里。

黑锤钻进床底下,等待流风回来。

快到中午时,流风和助手走进房间。

黑锤从床下看见四条腿坐在沙发上。

它按下录音键。录音机开始录音。

“没想到姓皮的有这么个女儿。”助理的声音。

黑锤兴奋了,它觉得这话有用。

“以后闹谁先调查一下他亲属的素质。”流风的声音。

黑锤认为这话的份量也不轻。

“不过他们父女二人还是逃不脱您的手心。”助理奉承流风。

助理如果知道他的话能把流风"奉承”进监狱,他准跳楼。

“看来遗传挺重要。姓皮的就倔,软硬不吃。他生的女儿跟他一样倔。”流风点燃一支烟。

“这鲁西西不是一般的孩子,她怎么能干掉四个成年男人呢?王四和小威可是学过武术的呀!”助理一想起电梯里那四具尸体心里就哆嗦。

“糟了!”流风大喊一声。

“怎么了?”助手从没见过流风如此失态过。

流风指纱窗上的洞。

“有人进来了?”助手用最快的速度检查了壁橱和卫生间,没人。

流风示意助手看看床底下,他退到大门口,选好一个进可攻、退可溜的位置。

黑锤看见一双脚朝床边走来,它迅速将磁带从录音机里取出。

黑锤知道这盘磁带就是证据,它能使鲁西西和她爸爸获释,能将流风这个天下第一伪君子送进监狱。

黑锤一定要将磁带带走。

助手趴在地上用手电往床底下照。

“鸡!”助手感到诧异。

“什么?”站在门口的流风以为自己没听清楚。

“床底下有一只鸡!”助手重复。

“鸡?”流风感到恐怖

“鸡的嘴上叼着一盘磁带!”助手又有了新发现。

“磁带!!”流风减了一声,他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流风最恨录音机,他什么电器都买,唯独不买录音机。

他诅咒发明录音机的人。为了不留证据,他可以做到不写字,但他做不到不说话。

流风用最快的速度把门窗统统关死,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磁带抢回来。

流风趴在地上看黑锤。他和黑锤的目光对视时头皮发麻。

他怕这目光,他觉得这目光能看到他心里。所有伪君子都怕别人看到他心里。

流风趴在助手耳边小声吩咐他。

助手点点头,心领神会。

流风从卫生间拿来纸篓,他趴在床上,纸篓口朝下,准备扣住黑锤。

助手见经理准备好了,拿棍子从另一边往出轰黑锤。

黑锤嘴里叼着磁带,无法向他们进攻。再说它还牢记着鲁西西的话,让法律去收拾流风。

棍子打到黑锤身上。

黑锤只好向床的另一边躲闪。

棍子伸长了。

黑锤的身体刚一露出床的遮掩,纸篓就扣在了黑锤的身上。

流风用脚踩住纸篓,眼睛里射出赌徒大赢时才有的那种光辉。

助手跑过来仔细观察黑锤。

“不是一般的鸡!”助手断言。

会使用录音机的鸡当然不是一般的鸡,流风又不是傻子,他瞪了助手一眼。

不能放它出来,想个办法在纸篓里弄死它。”流风下令。

“去拿暖水平,烫死它。”

助手拿来一壶开水。

流风亲自往黑锤身上浇开水,他不能允许会使录音机的鸡活在地球上。

黑锤把磁带藏在身子下边护祝滚烫的开水浇到身上疼得它肝胆俱裂,一壶开水浇完了,助手去拿第二壶。

黑锤愤怒了,它奋力向上一跃,挣脱了纸篓的束缚,磁带掉到地上。

流风伸手去抢磁带。

黑锤冲流风的手打鸣。

流风的右手同磁带一起留在地上。断了。

流风又换左手去捡磁带。

一声鸡鸣。

流风的左手也断了。

黑锤盯着流风。

失去两只手的流风不敢再打磁带的主意了。

助手拎着两壶开水跑进来,他看见这个场面。呆了。

黑锤不想教训他了,它要留他当人证。

黑锤叼着磁带,破窗而出,转眼就消逝在空中。

黑锤忍着全身的烫伤,全力飞回家,将磁带交给鲁西西的妈妈。

妈妈以为这是在梦中。听了录音后,她知道丈夫和女儿有救了。

◇第十章◇

一个小时后,警车和警察包围了虹光饭店304房间。

警察在逮捕流风时遇到了难题:无法给流风戴手铐--他没有双手。

“上脚镣。”警察头儿吩咐部下。

戴着脚镣的流风被警察押进囚车。

当天,鲁西西和爸爸被宣布无罪释放。

鲁西西和爸爸回到家里,妈妈为他们父女摆下了丰盛的筵席。

黑锤烫伤较重,鲁西西的妈妈正在精心为它治伤。

“爸爸谢谢你!”爸爸举杯谢女儿。

“应该谢黑锤!”鲁西西说。

“对,谢谢咱们的侠胆雄鸡!”爸爸对黑锤说。

“我要谢你们。”黑锤说。

“谢我们?”爸爸不明白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有什么值得人家谢的地方。

“谢谢你们让我知道了人类的正宗品质,也谢谢你们让我看到人类中还有这种伪君子。”黑锤说。

“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爸爸举杯。

碰杯。

法庭经过一个月的调查,证实被告流风犯有诬陷罪、行贿罪、受贿罪、谋杀罪、投机倒把罪。数罪并罚,判处流风有期徒刑200年。

法庭调查出的被流风用卑鄙手段陷害的人就有30多名。

这30多人至今还蒙在鼓里,或感激流风帮他们减过刑,或感激流风帮他们减轻过处分。

正义之神是不会放过那些卑鄙的坏蛋的。

这一点,坏蛋们最清楚。他们心里明白,迟早有那一天。

惩罚将伴随流风的晚年。

一个月后,黑锤的伤痊愈了。

这天早晨,黑锤对鲁西西说:

“我要离开这里。”

“为什么?”鲁西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要去治治全世界的伪君子。”黑锤胃口真大。

鲁西西觉得黑锤的计划不错,就是舍不得黑锤。

“我今天向全世界的伪君子宣战。”黑锤斩钉截铁地宣布。

它希望世界上不再有流风这种人。

“那我应该代表全世界的孩子感谢你。”鲁西西说。

鲁西西知道,现在世界上的伪君子都在大人中间。没有哪个孩子长大愿意当伪君子的,尽管有些孩子身上呈现出伪君子的前兆,但鲁西西相信他们会修正自己的。

谁不愿意活得洒脱?谁不想表里如一?谁不希望和朋友肝胆相照?

人类就是人类。

黑锤告别了鲁西西全家,同它的对手们较量去了。

黑锤是单方面宣战,敌方还蒙在鼓里。

这有点儿不公平。好在黑锤的对手都不是什么光明的人,只好委屈他们一次啦。

相关推荐
蚯蚓小怪
蚯蚓小怪

春天的一个上午,蚯蚓妞妞伸个懒腰睡醒了,“啊!”她大声尖叫——一条陌生的蚯蚓竟然躺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尖叫声立...【详情】

唉唉树上的星星
唉唉树上的星星

要不要失去妈妈三年呢?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难最难的选择题,事情还要从一年一度的春游日说起。春游日前夕,我又跟妈...【详情】

睡梦里的城堡
睡梦里的城堡

金色的阳光倾洒在一条条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每一棵树都沐浴在这金灿灿的余晖里。在这余晖里,桃红似乎觉得有些慵懒...【详情】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终于咬掉了一层坚硬的卵壳,爬了出来,他的身体小得跟蚂蚁一样,一直爬,一直爬,饿了就开始吃身边的枝叶。蓝格子...【详情】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早晨,黄鹿先生收到一封邀请信。信上说请他下个星期去参加金苇节。这是南部森林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庆祝芦苇丰收的...【详情】

自然星球
自然星球

飞船徐徐地降落,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深绿色的森林中点缀着七彩的花朵,碧蓝的海面上涌动着雪白的...【详情】

逃走的音符
逃走的音符

每天清晨,小提琴家都会早早地摆好琴谱,拿起心爱的小提琴,拉出一首又一首优美动听的曲子。他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肚...【详情】

夜光小镇
夜光小镇

清新小镇附近有一座美丽的原始森林,森林里住着成千上万种动物和植物,还有护佑森林的精灵家族,他们一代代在这里生...【详情】

寻找单眼怪
寻找单眼怪

观众的眼界越来越开阔,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马戏团的观众一场一场在减少,后来几近无人来了。就连乞丐,给他们每人...【详情】

电脑版 © 201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