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童话故事网
首页 > 童话故事 >
导航

无尾大侠

来源:金童话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2016-08-21
摘要:◇第一章◇ 命运开始捉弄他了,可他一点儿也没有预感到。 他的名字叫布克,是老鼠世界的一名普通公民,他同自己的家族一起居住在一座粮食仓库里。他们的生活虽然充满了惊险和曲折

◇第一章◇

命运开始捉弄他了,可他一点儿也没有预感到。

他的名字叫布克,是老鼠世界的一名普通公民,他同自己的家族一起居住在一座粮食仓库里。他们的生活虽然充满了惊险和曲折,但也有无穷的乐趣。布克喜欢自己的同胞,他和他们在一起时感到幸福,布克害怕孤独。

最近一段时间,仓库里戒备森严,到处是老鼠夹子和猫。

三天来,老鼠家族已经有五名成员遇难,大家再也不敢出去弄食物了。

库里的食物已经吃光了,老鼠们饿得四肢发软。

“我出去弄点儿吃的。”布克不甘心就这样饿死。

“太危险,听咱们的邻居黑眼球说,全城都在灭鼠。”布克的哥哥说。黑眼球是居住在糖果店里的另一个老鼠家族的成员。

“咱们不能等死呀。我去给大家找些食物。”布克下了决心。

食物对大家的诱惑太大了,同胞们同意让布克去冒险。

天黑了,布克悄悄钻出洞,他溜到了仓库外边。仓库里布满了老鼠夹子,他不敢在仓库里找食物。

布克沿着一条他经常走的秘密小路来到街上,在一堆垃圾筒旁,他闻到了香味儿。

布克咽了一下口水,他躲在阴影里仔细观察垃圾四周,没有可疑的迹象。

布克摄手摄脚走到垃圾筒旁边,他看见一个脸盆旁边有一包油糊糊的纸,香味儿就是从纸包里发出的。

他在纸包旁停下来,认真地分析这是不是陷阱。纸包挺大,里边不可能是满满一包吃的,如果有危险,肯定就藏在纸包里。布克判断。

他转身想走,香味儿又把他勾回来。他实在太饿了。布克决定冒一次险。

他一寸一寸地向纸包逼近,香味儿越来越浓,布克将手伸进纸包,就在这同时,纸包突然弹起来,布克明白中计了,他转身想跑,已经晚了。隐藏在纸包里的带网的夹子将布克生擒了。

从旁边的楼房里钻出一个人,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走到垃圾筒旁边,弯腰拾起老鼠夹子。

布克恐惧地盯着他。这人30多岁,个子很低,尽管穿着西装系着领带,布克还是感觉到他身上浸透着一股土气。

他和布克的眼光对视了两秒钟,冷笑了一声。布克打了个哆嗦,他的蓝领带给布克留下的印象很深,不知为什么。

蓝领带拎着老鼠夹子走进楼房,看样子是他们家,一个女人在看电视。

“又逮着一只。”蓝领带举起老鼠夹子。

“一共多少了?”女人问。

“你数数。”蓝领带说。

女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打床底下拽出一个牛皮纸口袋,往地上一倒。

克布眼睛瞪圆了,他感到血往头上涌,全身冰凉。

从纸口袋里倒出了数百条老鼠尾巴!

“一五、一十、十五。……”女人用一根木棍数着。

“多少?”蓝领带问。

“加上刚捉的这只,一共137条。”女人说。

“一条卖五毛钱,就是。……”蓝领带心算。

“拿这个。”女人递给丈夫计算器。

噼哩啪啦一顿按。

“69块!”蓝领带眉飞色舞。

“再抓两只,凑70整。”女人兴奋地说。

“也不知是哪个单位的领导先想出这交老鼠尾巴的主意的,真伟大!”蓝领带说。

“该给他提成。”女人说。

渐渐地,布克听明白了。现在全市在开展灭鼠运动,一些单位规定每位工作人员要交五条老鼠尾巴,以表明你消灭了五只老鼠。逾期不交,扣发奖金。可并不是人人都能抓住老鼠的,于是自由市场上就出现了卖老鼠尾巴的贩子。蓝领带就是老鼠尾巴贩子。

布克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了。

“先把这只放进水池里淹死。”蓝领带吩咐女人。

“要是把老鼠都抓光了,咱们还怎么发老鼠财呀?”女人忽然想到了新问题。

“这。……”蓝领带也感到自己目光太浅。

“咱们别把它弄死,就把尾巴割下来,然后把它放了。”女人智商不低。

“真有你的!”蓝领带亲了女人一口。

“干吧。”女人递给丈夫剪刀。

蓝领带把布克从网子里拿出来,右手操纵剪刀夹住了布克的尾巴。

布克使劲儿扭动身体挣扎,只听“咔嚓”一声,布克疼得昏了过去。

◇第二章◇

布克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垃圾筒旁边,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动了一下身体,屁股上传出阵阵疼痛,布克感到腿发软,站不起来。

只要天一亮,布克就没命了,他很清楚这一点。布克想起了自己的同胞,他身上有了力量。

布克忍着疼痛站起来,朝自己的家走去。这段路显得真长呀。

他终于在天亮之前回到了家里。

看见布克回来了,同胞们围上来。

“弄到吃的了吗?”

“外边风声怎么样?”

“食物在洞外吗?”

“。……”

布克摇摇头,看见自己的同胞,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亲切和踏实。

布克的哥哥发出了惊叫。

“布克,你的尾巴呢?”

大家都挤到布克身后,看他秃秃的屁股。

“被人给剪了。……”布克委屈地说。

“剪了?你是怎么回来的?”布克的爸爸问。

“那人放了我。”布克抽泣起来。

“放了你?”妈妈大吃一惊。

人抓住老鼠还会放了?谁也不信。

老鼠们凑在一起小声嘀咕着。

“别是布克给人当了密探吧?”

“人怎么会放他回来呢?太可疑了。”

“秃尾巴老鼠,多给咱们家族丢人呀!”“咱们不能让他留在家里!”布克预感到不妙。

哥哥走过来,说:

“我们家族不能收留没有尾巴的老鼠。”

“怎么是收留?我本来就是这个家的成员呀。”布克慌了。

“你肯定同人有协议,要不人干吗放你回来?”爸爸严厉地质问儿子。

“真的没有!”布克申辩。

“从今天起,你不是我们家的成员了!”哥哥凶狠地甩过来一句话。

“不,我是!不!不!!”布克大声喊着,泪水蒙住了他的眼睛。

几只老鼠过来架起布克往外拖他。

“妈妈,别轰走我!”布克绝望地看着妈妈。他知道只要一出去,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我不是你妈妈。”妈妈一扭头。

布克被拖出洞外,当他回身往洞里跑时,发现洞口的门已经堵住了。

仓库外边传来几声猫叫。

仓库里开始有人走动。

呆在这儿,用不了五分钟就会被人或猫发现。”干脆死了好。”布克想。

说来也怪,越是不容易活下去就越是想活下去。布克决定冒险出去投奔他的未婚妻家。

布克的未婚妻家是开饭馆的。她家居住在人类的一座饭馆里,于是也模仿着人的样子在老鼠世界开了家饭馆。布克的未婚妻叫点子,点子的爸爸看中了布克家有吃不完的粮食,能给他的饭馆提供货源,于是就同布克的爸爸攀了这门亲事。

按照两家商定好的日子,再有一个月,布克和点子就要结婚了。

布克只有投奔点子家这一条路了。大白天去点子家,成功率极低。布克没别的办法。

布克绕过一个老鼠夹子,躲到粮袋后边,窥视门口。

门口人来人往,搬运工们推着小车往外运粮食。”走出去是不可能的。”布克想。

一辆小车停在布克身旁那堆粮袋边上,搬运工往车上装粮袋。

布克灵机一动,他钻到小车下边,抓住底盘上的一根钉子,身体紧贴在车底盘上。

车子来到库房外边,当经过一片草地时,布克松手落在草地上,小车过去后,布克借着草丛的掩护离开了仓库。

经过千难万险,布克终于来到了点子家。

“布克,大白天你怎么跑来了?”点子见到布克,吃了一惊。

“我。……”布克不知从何说起。

点子的父母从里屋出来。

“你的尾巴呢?”未来的丈母问。

布克抽泣着把丢掉尾巴的经过以及家里把他轰出来的事都说了。

“请你们收下我吧。”布克恳求道。

点子和父母对视了几秒钟。

“我的女儿不能嫁给没尾巴的老鼠!”“丈母娘”先开口了。

“对,太荒唐了!”“老丈人”紧跟。

“这。……”布克慌了,看着点子,“点子,你。……”点子白了布克一眼,转身进里屋去了,身后甩来一句话:“丑八怪!”“点子!点子!!”布克想追上去。

“站住,还往哪儿进?”点子的四个哥哥出马了。

布克恐惧地站住了。

“出去!”点子的大哥一字一句地说。

“我和点子的事?”布克心头还存着一线希望。

“吹了!”点子的二哥一挥手。

“除非你马上长出一条尾巴来。”“丈母娘”挖苦“女婿”。

布克不是壁虎,他长不出新尾巴。

“让我呆到晚上再出去行吗?”布克请求。

“不行!”大家异口同声。

布克被轰了出去。他走投无路了。

一个行人最先发现了布克,他大叫起来:“老鼠!老鼠!打老鼠呀!”“在哪儿?老鼠在哪儿?”“在那儿!台阶旁边!”“打呀!”

“堵住它的路!”

整条街上的人都加入了追打布克的队伍。人们喊叫着、奔跑着。

布克抱头鼠窜。他一会儿钻进售货车下边,一会儿躲进花坛,无论他藏到哪儿,都被人们轰出来。

布克的胆都被吓破了,他只感到天昏地转,日月无光,满眼是人,满耳是骂声。

包围圈渐渐形成了,布克无路可逃了。

布克的右方是一个小男孩,他手里拿着一把扫帚,布克硬着头皮朝小男孩跑过去,小男孩举起了扫帚。

就在一刹那间,男孩子同布克的目光接触了。布克眼中那绝望、乞求、恐惧的神色使男孩子心头一震,他一抬腿,放布克过去了。

布克来不及细想,他拚命跑进一条胡同,直跑到两腿抽筋,才一头倒在一堆砖头后边。

不到一天时间,布克的命运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就因为少了一条尾巴!布克恨那个割掉他尾巴的贩子,恨他的那些六亲不认的同胞,恨点子和她的家人。

布克决定复仇。

◇第三章◇

碎砖头里有半根胡萝卜,布克狼吞虎咽地吃了它,恢复了体力。

天黑后,布克从碎砖头堆里跑出来,他屁股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这天夜里是阴天,没有月亮星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为布克的行动提供了方便。

布克经过一个院落时,听到有声音叫他。

“帮帮忙,救我出去行吗?”从院子里传出来的声音。

布克忙闪在一棵小树后边,探出头往院子里看。

一个铁笼子里关着一只灰兔子

“救救我!”灰兔子朝布克这边喊。

布克判断这不是陷阱后,轻轻来到铁笼子旁。

“怎么回事?”布克问。

“这家的主人今天从野外把我抓来,明天早晨就要杀了我吃肉,求求你帮忙放我出去。”灰兔子恳求道。

布克一眼看见兔子的尾巴几乎没有,他可怜起兔子来。

“行,我帮你。”布克答应了。

笼门是用铁丝栓上的。

布克弄不动铁丝,只得用牙咬。

灰兔子感动地看着。

笼门打开了。灰兔子“蹭”地一下就钻出笼子,其动作之敏捷,是布克在城里从那些家兔身上从未见过的。

“快跑!”灰兔子招呼布克。

布克跟着灰兔子跑到安全地带。

“谢谢你!”灰兔子感激地对布克说。

“没什么。”布克直喘气。

“哎,你的尾巴呢?”灰兔子惊讶了。

布克把一天来的遭遇讲给兔子听。

“那个割你尾巴的人真坏。你的老鼠同胞更坏,一点儿同情心也没有!”灰兔子忿忿不平地说。

“我要报仇!”布克斩钉截铁地说。

“我帮你!”灰兔子要报答布克。

“你?”布克一愣。

“你别小看我,我可比那些屁本事没有的家兔厉害多了。

再说,我们兔子在人间名声比你们好,咱们要是联合起来,还真能干大事呢!”灰兔子智商不低。

布克的眼睛闪光了,他意识到自己同灰兔子联盟的意义了。

“行,干!”布克说。

“咱们先认识一下,我叫灰耳朵,你呢?”灰兔子说。

“我叫布克。”

“咱们都没尾巴,说不定500年前是一家呢!”“真没准!”“从现在起,咱们就是无尾大侠。”“对,无尾大侠!”布克和灰耳朵结盟了,他们制订了复仇计划,第一个目标是布克的同胞。

◇第四章◇

布克和灰耳朵用了五天时间做准备工作。他们从商店里搞来了黑布条,在上边挖了两个窟窿,然后系在脸上,像真正的大侠。

灰耳朵又从木偶剧团找了几个木偶,有猫,有狗,有老鼠,他像戴头盔似的戴上其中的一个,装扮成猫、狗或老鼠,像极了。

一切准备就绪,复仇计划开始了。

这天夜里,灰耳朵装扮成狗,驮着布克出发了。布克全身披挂,骑在灰耳朵身上,威风凛凛。

他们大摇大摆走进仓库。

两只猫听见动静走过来。

“狗?”一只猫对另一只猫说。

猫怕狗,她们肃然起敬地冲狗致意。

“这么晚了,你们还不睡觉?”灰耳朵装着狗的声音说话。

“我们在值班,抓老鼠。”一只猫汇报。

“哪里有什么老鼠?自己折腾自己!你们都出去,我要在这儿玩一会儿。”灰耳朵说。

“这。……”两只猫对视了一下,她们觉得这狗走路和说话的样子都挺怪。还有狗身上的那个侠客,身上的气味儿对猫也挺有诱惑力。

“还不快滚!”布克大吼一声,拔出了宝剑----一把真正的袖珍宝剑,从工艺美术商店弄来的。

两只猫吓得逃出仓库。

布克指引灰耳朵来到老鼠洞跟前。

灰耳朵摘下套在头上的狗面具,换上老鼠面具,变成了一只大老鼠。

布克钻进自己的家。

“你是谁?干什么的?”布克的同胞们见进来一个蒙面大盗似的东西,马上进入临战状态。

“我是鼠王的大臣,特来传旨。”布克耀武扬威地按着宝剑说。

“鼠王!”大家一惊。一座城市只有一个鼠王,他们谁也没福晋见过鼠王。

“冒充的吧?”布克的哥哥提醒大家。

“鼠王就在你们门口!”布克宣布。

“啊?!”大家又吃一惊。

一只老鼠跑到洞口往外一看,真有一只硕大无比的老鼠!

“真是鼠王!”那只老鼠跑回来说。

鼠王驾到,老鼠们诚惶诚恐。

“还不快列队迎驾!”布克厉声喝道。

老鼠们排好队,可没人敢先出去,怕猫。

“出去呀!”布克说。

“外边。……有。……猫。……”布克的爸爸说。

“鼠王驾到,猫还敢逞凶吗?”布克捋捋胡子。

老鼠的心里踏实了,排着队钻出鼠洞。

布克的爸爸带头给鼠王跪下了,其他老鼠也都下跪。

“鼠王陛下大驾光临,我们全家不胜荣幸。”布克的哥哥说。

“嗯。”鼠王点点头,开始训话。”最近人间正在开展灭鼠运动,我们老鼠的处境非常危险。朕想出一个对策,能挽救老鼠家族。”老鼠们喜形于色。

“每只老鼠都把尾巴割掉。”鼠王说。

“啊--”众鼠愣了。

“割尾巴?”布克的妈妈以为听错了。

“对,割尾巴!人间现在收缴我们老鼠尾巴,只要把尾巴都交上去,他们就以为老鼠都被消灭了。”鼠王说完转过身子,“你们看,朕的尾巴已经割掉了。”众老鼠一看,真的,鼠王已经带头把尾巴割了。再一看蒙面大臣的屁股,也没了尾巴。

老鼠们你看我,我看你。他们想起了布克。

“所有老鼠都割尾巴?”布克的爸爸不放心地问。

“当然。”鼠王点头。

“怎么割?”布克的妈妈问。

“用刀。”鼠王冲布克点点头。

布克将一把刀扔到地上。

“不打麻药?”布克的哥哥慌了。

“对。”鼠王说。

“快割!”布克下令。

“谁给我们割?”

“互相割。”布克说。

“这。……”老鼠们为难了。

“按大小个排队,大个给小个割,最后一个再转过去给头一个割。”鼠王想出办法。

老鼠们还在犹豫。

“快!”鼠王发火了,他头在假面具里憋得难受。

老鼠们吓坏了,忙按高矮排成队。

布克把刀递给个子最高的爸爸。

布克的爸爸攥住了个头仅次于他的大儿子的尾巴,另一只手举起了刀。

布克的哥哥闭上眼睛,咬紧牙关。

手起刀落。尾巴断了。一声惨叫。

布克想起自己断尾后遭家人驱逐的情景。他的眼角发湿。

他恨自己的同胞,恨老鼠。

布克的哥哥忍着疼痛割掉了妈妈的尾巴,妈妈含泪断了女儿的尾巴--女儿素以尾巴漂亮而闻名于鼠界。

不到半小时,布克家的老鼠都没有尾巴了。

◇第五章◇

灰耳朵和布克的第二个目标是点子家。

这天深夜,点子家灯火辉煌。点子举行结婚典礼。点子的父母弄了个倒插门的女婿--居住在罐头食品厂的老鼠家族的公子。

来参加点子婚礼的老鼠络绎不绝。点子打扮得花枝招展地站在门口欢迎客人。

新郎满面春风地给客人递烟。点子的父母同亲家寒暄着。

此次能同居住在罐头食品厂的老鼠家族攀亲,对于点子家的餐馆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

“今后还得请亲家多多关照!”点子的爸爸说。

“责无旁贷,责无旁贷!”亲家母连连点头表示没问题。

“爸爸,来了位陌生客人要见您。”点子走过来对爸爸说。

“失陪了。”点子的爸爸冲亲家点点头,随女儿来到客厅。

化了装的布克站在客厅里。

“您是。……”点子的爸爸觉得这老鼠有些面熟。

“我是从外国来的老鼠,今天路过府上,正巧碰上公主结婚,特来祝贺。”布克说。

外国来的老鼠!还称点子是“公主”!

点子的爸爸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不过,我觉得。……”外国老鼠欲言又止。

“请直言。”点子的爸爸很想听外国老鼠的高见。

“凭公主的姿色,凭您的家产,这门亲事可有点儿亏呀!”布克惋惜地点点头。

“这。……”点子的爸爸不知外国老鼠什么意思。

“我有位朋友,他们家族住在一座综合食品厂里,知道吗,综合食品厂!什么食品都有。他们家垄断了整个食品厂的食品,他是该家族的第一个公子。要是你有意把她嫁给他,我可以帮你们搭桥。”布克绘声绘色。

“真的?!”点子的爸爸似信非信,他早就想同一家住在什么食品都有的地方的老鼠家族攀亲,省得有了罐头没有粮食有了肉食少了水果,可他只有一个女儿呀。

“他就在外边,跟我一同来贵国旅游的。”布克说。

“那以后货怎么运到我这儿来呢?”点子的爸爸考虑周全。

“他们家的一个亲戚垄断着我国至贵国的国际航线,以后每天用飞机给你运货,你能天天卖外国货,保准生意兴拢”“你现在就带我去见女婿!”点子的爸爸拍板了。

布克带点子的爸爸来到外边的一棵大树下,见到了那只灰耳朵装的大老鼠。

“这么魁伟!”点子的爸爸脱口而出。

“人家吃得好呀!”布克加个注脚。

“他愿意吗?”点子的爸爸有点担心人家看不上自己又瘦又小的女儿。

“包在我身上!”布克走到外国巨鼠公子前小声说什么。

“他同意了!”布克告诉点子的爸爸。

点子的爸爸一蹦一尺多高。

“你快把家门拓宽,让新郎进屋呀!”布克提醒点子的爸爸。

点子的爸爸连忙跑回家。

他迅速把家人召集起来,宣布了自己的新决定。

家人一阵欢呼,他们要开外国风味儿的餐馆了。

点子的父母在儿子的保驾下,正式向亲家宣布退婚。

“这。……”亲家懵了。

“你的儿子太丑,配不上我女儿!”点子的妈妈说。

“可她没说过!她还一直夸他漂亮呢!”亲家母不干。

“他品质不好!”点子红着脸说。

“品质?品质好还叫老鼠吗?”亲家公急了,说出了诬蔑老鼠家族的话。

“什么,你个老不死的,敢骂老鼠!”点子的哥哥们一拥而上,把新郎和他的父母抬起来扔出了屋子。

客人们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都围过来看热闹。

与此同时,家门扩展了,足足能进一只猫。点子家顾不上安全了。

“迎新郎--”布克一声长音。

灰耳朵戴着大花进屋同点子见了面。

客人们都夸点子的爸爸好眼力。

布克注意到,点子看灰耳朵时眼睛中露出的深情劲儿,同和布克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布克还注意到,点子同刚才那位新郎吹灯拔蜡的表情同她和布克吹时也一样。

“入洞房--”点子的哥哥们生怕这门好亲事有变,连忙宣布新郎新娘入洞房。

灰耳朵和点子进了新房。

大家在外边喝酒聚餐。

突然从新房中传出点子的惨叫声。

客人们觉出不妙,纷纷站起来。

“没关系,没关系!正常的,正常的!”点子的妈妈告慰客人们。

不一会儿,新郎官从新房里出来了。

“岳父大人,我现在就回国给您运食品来!”新郎对点子的爸爸说。

“太好了,快去快回!”岳父满脸堆笑。

布克和灰耳朵扬长而去。

“点子怎么不出来?”客人们问。

“大概正在更衣,我进去看看。”点子的妈妈走进新房。

“妈呀--”点子的妈妈成年后第一次喊妈。

大家涌进新房。

点子被自己的尾巴捆在椅子上,尾巴被割下来了。点子的身体下边浸着血。

◇第六章◇

一个星期以来,老鼠世界乱了方寸。人类和猫类都未使老鼠世界这般混乱和恐怖

一大一小两位无尾大侠在老鼠世界里神出鬼没,杀富济贫,手段出众,方法不重复,来无影去无踪,弄得老鼠们惶惶不可终日。

鼠王不断接到报告,说是两个歹徒冒充他行骗。鼠王发了无数个通缉令,可就是抓不到无尾大侠。到头来,鼠王收到了一封恐吓信,是无尾大使写的。信上说,如果鼠王再敢与他们作对,他们就要对鼠王下手了。

鼠王表面上神圣不可侵犯,其实色厉内荏,一封信就把他老人家吓住了,急忙悄悄地撤了通缉令。

无尾大侠更加有恃无恐了。

有点儿财产和地位的老鼠家族对无尾大侠怕得要死。

话说布克一家被无尾大侠断尾后,处境越来越遭。每当他们外出时,都要遭到同胞的嘲笑和戏弄。

“我受不了了,咱们得想办法!”一天,布克的哥哥说。

“只有大家都没了尾巴,才不会歧视咱们。”爸爸老奸巨滑。

“现在咱们就去割别的老鼠尾巴!”妈妈也忍无可忍了。

布克全家出动,洗劫了邻近的一家老鼠--把他们的尾巴都割了。

那家老鼠也不甘忍受这耻辱,又去割另一家的尾巴。

转眼间,老鼠世界里自相残杀起来,开展了互相割尾巴运动。

长着尾巴的老鼠不敢外出,否则随时有被无尾同胞断尾的危险。有的老鼠为了护尾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渐渐地,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无尾老鼠比有尾老鼠的数量多了,有尾老鼠处于劣势了。有尾老鼠们纷纷自行断尾。

蓝领带可发了大财,他四处收集鼠尾出售。全城的公民都知道蓝领带出售鼠尾,纷纷前来购买,以便回去交给上司完成任务,确保奖金数额不变。

上缴到市灭鼠委员会的老鼠尾巴堆成了山。经过电子计算机精确计算,老鼠尾巴的数量已同本市老鼠的数量完全吻合。也就是说,全城的老鼠都消灭了!

灭鼠委员会决定三天后召开庆祝大会,庆祝该城成为无鼠城!灭鼠委员会还邀请世界卫生组织的权威人士来参加大会。

粮食专家提出,既然老鼠没有了,就不应该让猫再浪费粮食。于是,全城又开始了铲猫活动。不到两天时间,全城的猫都被处决了。

老鼠们看到冤家猫都被人处死,兴奋得奔走相告。他们早知道断尾有这么大好处,早就断了。

在全城召开庆祝无鼠城大会的前一天晚上,每个老鼠家族都收到了一封无尾大侠写来的信,信上说,明天上午八点,全城的老鼠都去××地集合,若有不去者,后果自负。

老鼠们一看信的落款是无尾大侠,谁也不敢不去。第二天早晨,数万只老鼠来到指定地点集合。现在他们可以大摇大摆地出来了,再不用怕猫的袭击了。

庆祝无鼠城的大会在市中心广场举行,主席台上坐着国外来宾和各级首脑。由于这是世界上第一座无鼠城,所以引起了全世界的兴趣,电视台向全球进行实况转播。

八点整,庆祝大会开始,乐队奏《灭鼠进行曲》。

正当市灭鼠委员会主席向来宾和市民汇报灭鼠经验时,只见会场上骚动起来。

“肃静,肃静!”大会主持人握着扩音话筒,像是要把话筒吃下去。

全场乱了。主席台上的人往下仔细一看,都呆了。

几万只没有尾巴的老鼠排着整齐的队形在一只巨鼠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地通过主席台前方。

“这。……”灭鼠委员会主席满脸通红,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主席台上的来宾们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还不快抓住它们。”灭鼠主席冲着台下的人们喊。

没人行动。见到这么多无尾老鼠结队而行,人们害怕。

来宾们笑着说着站起来离开了会常

灭鼠主席这才知道自己受骗了。原来市民们是把老鼠尾巴割下来上交的。

灰耳朵率领众无尾鼠游行完毕后,同布克来到一个电话间。

灰耳朵爬上放电话的台子,拿起话筒。

“651774。”布克告诉灰耳朵灭鼠委员会的电话号码。

灰耳朵拨号。

通了。

“是灭鼠委员会吗?”灰耳朵问。

“对。”话筒里说。

“找灭鼠主席。”

“我就是。”

“向您报告一件事。”

“说吧。”

“咱们城市专门有一个人割老鼠尾巴卖,他住在××区×楼×单元××号。”“真的?”“你们可以去他家查查,他还有不少老鼠尾巴呢!再说,不少市民知道他专卖鼠尾。”“啪!”对方把电话挂了。

“走,咱们去蓝领带家看热闹吧。”布克对灰耳朵说。

◇第七章◇

灭鼠主席向警察报了案。十分钟后,警车呼啸着开到了蓝领带家门口。

“你们。……走错了吧?”蓝领带开门一看是警察,慌了。

警察递给他搜查证。

蓝领带脸色白了。

警察从蓝领带家搜出几百条老鼠尾巴和大捆的钞票。

手铐将蓝领带的左右两手连在了一起。

“我没犯法!”蓝领带嚷起来。

“你破坏灭鼠运动!”灭鼠主席厉声喝道。他恨死这个蓝领带了,是这个鼠尾贩子使他当众出丑。

“带走!”警察一挥手。

蓝领带被押上了囚车。

灰耳朵和布克躲在楼门口的花坛里,开心极了。

法院判处蓝领带有期徒刑十年。蓝领带被投入监狱。

蓝领带来到监狱的第二天,灰耳朵和布克光临他的牢房。

“你好呀!”布克对蓝领带说。

蓝领带看看四周,没人呀。

“往下看。”布克提醒说。

蓝领带低头看见一只无尾老鼠和一只兔子。

“你还认识我吗?”布克问。

老鼠在人眼里都长得一个样,就像人在老鼠眼里也是长得一样。蓝领带认不出布克了。

“我就是你割掉尾巴后放走的第一只老鼠。”布克说。

蓝领带想起来了。

“你付出的代价不小埃”灰耳朵在一旁插话。

一只老鼠和一只兔子到牢房来看他,使蓝领带毛骨悚然。

布克既恨蓝领带又感谢蓝领带。是蓝领带使他离开了自己的家族。又是蓝领带使布克看到了自己的同胞的恶劣品质。

还有,如果没有蓝领带,布克也不会认识灰耳朵了,这一点,灰耳朵也感谢蓝领带。

“我吩咐我的同胞关照你。”布克对蓝领带说。

布克和灰耳朵给住在监狱的老鼠们下达了任务:每天没收监狱发给蓝领带的食物的三分之二。

每当监狱给蓝领带送饭时,几百只老鼠就来抢他的饭。蓝领带已经瘦得几乎可以从铁窗上的铁栏杆缝儿里钻出去了。

◇第八章◇

灭鼠委员会动员市民开展第二次灭鼠运动,这次灭鼠没有猫参加了,任务就全部落在了人的肩上。

有关部门规定,全城无论大人小孩限一星期内必须交全鼠(缺尾巴可以)一只,否则罚款三千元并将该市民所在单位命名为“最不卫生单位”。

市民们发疯一般地找老鼠。各研究机构在一夜之间研制出了“超声波捕鼠仪”、“速效灭鼠器”、“红外线探鼠洞机”、“全方位测鼠器”、“横向跟踪老鼠机”、“核动力多功能无污染集团探鼠表”等等。

布克不心疼自己的同胞。”他们要是心眼儿好,落不到这个下常“布克想。

“我想回家了。”一天,灰耳朵对布克说。他觉得城里闹得慌。再说,他也想家了。

“我跟你去。我也不想在城里了。”布克离不开灰耳朵了。

“太好了。”灰耳朵笑了,他也舍不得同布克分手。他是世界上第一只同老鼠交朋友的兔子。他很珍惜同布克的友情。

这天下午,灰耳朵和布克动身了。

他们走到一片小树林旁边时,看见一群十一二岁的男女孩子围着一个男孩子嚷嚷。

好奇心使布克停下来。

“咱们到近处看看。”布克对灰耳朵说。

他们悄悄接近那群孩子。

“咱们班就差你没交老鼠了,你想给咱们班脸上抹黑呀!”一个胖胖的男孩子用手指狠狠捅了一下中间那个男孩子的头。

“给全校抹黑!”一个女孩子尖着嗓子喊。

“快说,你为什么不交?小傻瓜!”

“你是不是和老鼠是亲戚”

“瞧你那德性,连只老鼠都抓不住!”

“。……”

“。……”

布克突然愣住了。那被围攻的男孩子正是上次在大街上救了他的男孩子!对,没错,是他!

男女孩子们开始动手了,他们往“小傻瓜”身上吐唾沫,抡起书包打他的头,还往他身上扬土。……“灰耳朵,那被打的孩子救过我。咱们得帮他!”布克急了。

“我把他们引走,你在这儿等我。”灰耳朵“蹭”地一下蹿过去,故意引起那帮孩子的注意。

“看,兔子!”一个男孩子先发现了。

“抓住它!”

“追呀!”

孩子们“呼啦”一下追灰耳朵去了。只剩下“小傻瓜”自己在原地抹眼泪。

“你还认识我吗?”布克来到“小傻瓜”身边。

“小傻瓜”吓了一跳,当他看清面前是只小老鼠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第一个念头是抓住它。

“你上次在大街上救了我,谢谢你。”布克感激地说。

“小傻瓜”认出来了,是上次他放走的那只老鼠!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抓老鼠的念头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是我的朋友灰耳朵把他们引走的。”布克说。

“兔子是你的朋友?”“小傻瓜”觉得好玩极了。

“是呀!就为了交不出老鼠,他们欺负你?”布克不理解人之间也会互相欺负!

“嗯。”“小傻瓜”眼睛又无神了。

“我帮助你!”布克要报答救命之恩。

“你?”“小傻瓜”不知道这么小的老鼠怎么帮他。

“我和灰耳朵去治治那帮孩子!”布克咬牙切齿。

“治他们?怎么治?”

“你别管了,我们自有办法。”布克在转眼珠。

“小傻瓜”忽然感到布克和他的同伙本事很大,他想象着一只老鼠和一只兔子治他的同学的情景,他背上直冒冷汗。

“你不能害他们!”“小傻瓜”不同意。

“为什么?”布克问。

“不好。”“小傻瓜”只吐出两个字。

布克突然觉得自己看见了金子。

“再说,你就是治了他们。我还是交不出老鼠呀!”“小傻瓜”愁眉苦脸地说。

“这倒是。”布克想。

布克看着“小傻瓜”,他的脑子飞快地转着,他要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帮助“小傻瓜”。

“你快走吧,一会儿他们回来该抓你了。”男孩子提醒布克。

布克心里一动,他想出了办法。在一瞬间,布克觉得自己变成了金子。

“你把我交了吧。”布克对男孩子说。

“什么?”男孩子怀疑自己的耳朵。

“你把我交出去,他们就不欺负你了。”布克一字一句地说。

“不!”“小傻瓜”坚决不干。

“你必须交!”布克往“小傻瓜”的书包里钻。

“小傻瓜”躲着。

灰耳朵跑回来了。

“布克,咱们走吧!”灰耳朵喊布克。

布克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灰耳朵。

灰耳朵感到自己没白交布克这个朋友。

“我不干。”男孩子还是不同意。

“灰耳朵,帮个忙,快把我弄死!”布克对灰耳朵说。

“啊!”灰耳朵愣了。

“只有这样,他才会把我交上去。”布克说,“你要是朋友,就帮帮我。”“这--”灰耳朵的心都快裂了,让他亲手杀死自己的朋友,目的再崇高他也下不了手。

“我怎么不是老鼠呀!”灰耳朵撕着自己的耳朵。

“灰耳朵,多保重!”布克深情地看了一眼朋友,一头撞在树干上,昏过去了。

灰耳朵站在原地没动,他好像变成了化石,世界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小傻瓜”冲上去蹲下身子摇布克。

这时,同学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来了,他们看见了“小傻瓜”手中的老鼠。

一位高个子男生冲上去抢走了布克。

“是我的喽!我表哥正没的交呢!”高个男生兴奋得手舞足蹈。

“噢--”

“噢--”

同学们跟着起哄。

“小傻瓜”发疯般地跑过去同高个男孩子抢布克,他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高个男生推了“小傻瓜”一个跟头。同学们哈哈大笑。

灰耳朵看着这一切,他突然像老虎一样朝那高个男孩儿冲过去。

可惜他不是老虎。

在灰耳朵还没咬住男孩儿手腕的时候,就被他踢翻了身体。

当灰耳朵爬起来时,他看见自己处于包围圈的中心。四个男孩子的手中出现了弹弓枪。

灰耳朵小时候听爷爷说,万物都是上帝创造的。可上帝在创造同类动物时干吗弄出这么大的差别来呢?灰耳朵看着眼前这些剑拔弩张的男女孩子和泪流满面的“小傻瓜”,看着高个男孩手中的布克,想起了布克的父母和点子。……“不管上帝创造什么动物,准都是用两副模子。”灰耳朵想。

包围圈在缩校

弹弓枪上的皮筋拉长了。 (版权归郑渊洁所有)

相关推荐
蚯蚓小怪
蚯蚓小怪

春天的一个上午,蚯蚓妞妞伸个懒腰睡醒了,“啊!”她大声尖叫——一条陌生的蚯蚓竟然躺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尖叫声立...【详情】

唉唉树上的星星
唉唉树上的星星

要不要失去妈妈三年呢?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难最难的选择题,事情还要从一年一度的春游日说起。春游日前夕,我又跟妈...【详情】

睡梦里的城堡
睡梦里的城堡

金色的阳光倾洒在一条条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每一棵树都沐浴在这金灿灿的余晖里。在这余晖里,桃红似乎觉得有些慵懒...【详情】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终于咬掉了一层坚硬的卵壳,爬了出来,他的身体小得跟蚂蚁一样,一直爬,一直爬,饿了就开始吃身边的枝叶。蓝格子...【详情】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早晨,黄鹿先生收到一封邀请信。信上说请他下个星期去参加金苇节。这是南部森林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庆祝芦苇丰收的...【详情】

自然星球
自然星球

飞船徐徐地降落,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深绿色的森林中点缀着七彩的花朵,碧蓝的海面上涌动着雪白的...【详情】

逃走的音符
逃走的音符

每天清晨,小提琴家都会早早地摆好琴谱,拿起心爱的小提琴,拉出一首又一首优美动听的曲子。他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肚...【详情】

夜光小镇
夜光小镇

清新小镇附近有一座美丽的原始森林,森林里住着成千上万种动物和植物,还有护佑森林的精灵家族,他们一代代在这里生...【详情】

寻找单眼怪
寻找单眼怪

观众的眼界越来越开阔,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马戏团的观众一场一场在减少,后来几近无人来了。就连乞丐,给他们每人...【详情】

电脑版 © 201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