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童话故事网
首页 > 童话故事 >
导航

属虎的孩子们

来源:金童话 作者:郑渊洁 时间:2016-08-21
摘要:◇第一章◇ 皮皮鲁属虎,他的同学也都属虎。他们盼望在虎年能有一番奇特的经历。果然,在虎年中,属虎的皮皮鲁和他的同学们经历了一场难忘的故事--第一章皮皮鲁上课的时候盼放学

◇第一章◇

皮皮鲁属虎,他的同学也都属虎。他们盼望在虎年能有一番奇特的经历。果然,在虎年中,属虎的皮皮鲁和他的同学们经历了一场难忘的故事--第一章皮皮鲁上课的时候盼放学。下课铃响了,他又怕放学。

放学以后干什么去呢?

“皮皮鲁,咱们找个地方玩吧!”这天下午放学后,苏宇在学校门口等着皮皮鲁。

“玩什么?”皮皮鲁两手一摊,感到没什么可玩。

一群麻雀落在电线上。

“要是有个足球场就好了。”苏宇叹了口气。

“少年宫有!”田莉眼睛一亮。

少年宫离这里不远。大家决定去把球赛比完,决个胜负。

刚才是二比一,皮皮鲁一方暂处劣势。而皮皮鲁的球艺在全校是出名的。

“老师上课老说大自然大自然,可我从来没见过大自然。”马小丹边走边说。

望着身边一幢挨一幢的高楼,听着身边轰鸣而过的汽车,视野里见不到绿色,田莉提议:“哎,皮皮鲁,你不是去过农村吗?给我们讲讲田野吧!”“讲讲吧!”“快讲!”皮皮鲁来劲儿了。他把足球夹在胳膊下边,绘声绘色地说:“田野,真棒!一眼望不到头的绿!田埂上有好多叫不出名的野花,这些花比咱们家里养的花好看多了。田野的草丛里有好多好多昆虫,有蚂蚱,蛐蛐,青蛙,蝈蝈。……”马小丹、苏宇、张玮和田莉的眼睛都直了,他们羡慕死皮皮鲁了。长这么大,他们就没离开过这座城市,不知道什么叫“大自然”。

“什么时候咱们也能到野地里去抓蚂蚱呀?”苏宇对爸爸从国外给他带来的遥控玩具不感兴趣,他想要一只活的蚂蚱。

“等我长大挣钱了,先买火车票去原始森林看看。”张玮宣布自己的理想。

少年宫到了。

“干什么?”传达室的老大爷拦住了皮皮鲁他们。

“踢球。”皮皮鲁让老大爷看足球。

“是足球训练班的吗?”老大爷问。

“不是。”皮皮鲁摇摇头。

“不能进去。”老大爷行使权力了。

“就让我们踢一会儿吧,反正球场也空着。”马小丹指指空无一人的足球常“这是制度。要是全市的孩子都到这儿踢足球,还不乱套了呀!快走吧,要不我给你们老师打电话啦!”老大爷吓唬他们。

球是踢不成了,大家悻悻地往回走。

去哪儿玩,玩什么呢?大家感到无聊,没意思。

“到我家去玩吧!今天我奶奶不在家。”苏宇提议。

大家都怕苏宇的奶奶,好几次他奶奶把大家从苏宇家轰出来。

“你奶奶干吗去了?”皮皮鲁问。

“去医院看病了,腿疼。”苏宇说,“我姑姑来接她去医院的。”皮皮鲁知道苏宇家有好多外国玩具,平时他奶奶看得紧,玩不上,这可是个好机会。

“走,去苏宇家!”皮皮鲁带头往苏宇家跑。

◇第二章◇

苏宇家在皮皮鲁家楼下。

大家悄悄走进苏宇家,都怕被自己的爸爸、妈妈看见,因为家长几乎天天嘱咐孩子别串门。

“到我的房间来。”苏宇把伙伴们领进自己的房间。

“哎呀,这么多玩具!”田莉惊叫起来。

书架上有电动坦克、飞机、汽车、军舰。……桌子上还有一座游乐常游乐场里有摩天轮,有海盗船,有碰碰车。……“咱们要是有座真游乐场就好了!”苏宇说。

马小丹喜欢军舰,张玮喜爱飞机,田莉爱汽车。

皮皮鲁被书柜里一个漂亮的盒子吸引住了。

“这里是什么?”皮皮鲁问苏宇。

“喷雾器,喷香水的。”苏宇说。

“我看看行吗?”皮皮鲁凭直觉感到这个喷雾器不一般。

“行。”苏宇打开书柜门,把花盒子递给皮皮鲁。

皮皮鲁打开盒盖,一架造型别致的喷雾器呈现在他眼前。

喷雾器有三个喷头,一个是红颜色,一个是黄颜色,还有一个是蓝颜色。装香水的小罐也有三个,颜色与三个喷头对称。

喷雾器上写着:神奇喷雾器。

“这东西准有点儿名堂。”皮皮鲁觉出这喷雾器不一般,他翻过来调过去地看。

终于,皮皮鲁在红色小罐下边看见一行小字:使用红喷头喷射,能使任何东西变成用蓝喷头喷射,能恢复本来面目。黄色是固定的,请不要轻易使用。

皮皮鲁兴奋了,这喷雾器能把东西变小!他来到卫生间,往三个罐里装水。

“这是什么?”田莉问皮皮鲁。

皮皮鲁把自己的重大发现告诉伙伴们。

“这是童话。”马小丹说。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田莉不服气。

“那你们往我身上喷吧,我就不信能把我的身体变校”马小丹站在皮皮鲁面前。

皮皮鲁不含糊,拿起喷雾器,把红喷头对准开关,手指往下一压,冲着马小丹就喷过去。

“怎么样,没事吧!”马小丹得意了。

他的话音刚落,大家就惊叫起来:

“哎呀,马小丹缩小啦!”

“真的变小啦!”

马小丹的身体越来越小,个头转眼就有椅子那么高了。

皮皮鲁又朝马小丹喷了一通,马小丹缩到火柴棍那么小了。

大家都趴下身子,下巴挨着地,看马小丹。

“马小丹,你真的变小了!”田莉把脸挨近马小丹,仔细看他。

“这,这是怎么回事?”马小丹看着四周这几张巨大的头颅,紧张了。

“别怕,我再把你变回来。”皮皮鲁用蓝喷头对准马小丹喷射。

马小丹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原样。他摸摸鼻子,又摸摸耳朵,什么也不缺。

大家“呼拉”一下围住皮皮鲁,争着看那神奇的喷雾器。

“把我变小吧,我想到那游乐场玩玩。”田莉指指桌上。

皮皮鲁先是一愣,接着高兴得跳了起来。

“你怎么啦!”苏宇问皮皮鲁。

“咱们以后有地方玩啦!”皮皮鲁大叫道。

“到哪儿玩?”张玮迫不及待地问。

“咱们把身体变小了,这么多玩具,还不够咱们玩的吗?”皮皮鲁激动极了。

“啊--”朋友们恍然大悟,“太好了!”

“这个红喷头能把人变小,蓝喷头能恢复原状。千万别动黄喷头,记住!黄喷头一喷,是什么样就永远是什么样了。”皮皮鲁教大家,“咱们每天轮流玩。一个人操纵喷雾器,其他四个人玩,怎么样?”“行。”没人反对。

“今天我值班,你们先玩。”皮皮鲁拿起神奇的喷雾器。

“哪儿有先让客人值班的道理,你先玩。”苏宇摆出东道主的姿态。

“行。记住,我们变小了以后你千万别用黄喷头喷我们。”皮皮鲁怕永远变不回来了。

“没问题。”苏宇十分有把握。

大家把游乐场搬到地上,把所有玩具都放在游乐场旁边。

苏宇端起喷雾器开始喷射。

转眼间,皮皮鲁、田莉、张玮和马小丹都变成火柴棍那么小了。

他们争先恐后地朝游乐场跑去。啊,多么宏伟壮观的一座大型游乐场呀!巨大的翻滚过山车像龙一样威武,激流探险神秘莫测。……“我们的游乐场!”大家欢呼起来。

◇第三章◇

皮皮鲁抢先坐进过山车,马小丹和田莉也紧跟着坐进去,大家系好安全带。

张玮走进操纵室。

“准备好了吗?”张玮问。

“开吧!”皮皮鲁说。

张玮按下按钮。过山车起动了,发出“嘎,嘎、嘎”的声音,被缆绳拖上高高的轨道。

皮皮鲁他们看见巨大的苏宇站在游乐场旁边笑。房间里的桌椅柜子都变成了庞然大物,整个房间像无垠的世界。

过山车开始冲了。下降,上升,翻转,伴随着呼啸声。田莉不时发出尖叫声,马小丹大喊:“快停下!快停下!”只有皮皮鲁哈哈大笑,觉得痛快极了。

过山车停稳后,马小丹和田莉跳下去。皮皮鲁又陪着张玮坐了一次。

游乐场中心是一座红颜色的塔,塔里边是一座迷宫。进去后,不费一番周折是出不来的。

皮皮鲁和伙伴们刚钻进红塔,就听苏宇喊:“别出声,有人敲门!”皮皮鲁示意大家别吭气,他从塔里往外看,只见苏宇出去开门。

是苏宇的姑姑。

“奶奶呢?”苏宇问。

“住院了。”姑姑说。

“什么病?”

“不是大病,但得住院打几天针。”姑姑说,“你去我家住几天,好吗?”“我就住这儿,”苏宇心里惦记着那神奇的喷雾器,哪儿也不去。

“那姑姑每天晚上来给你做饭。”

“行。”苏宇点点头。”今天有不少吃的,不用做了。”姑姑到苏宇的房间看了看,又看看电冰箱里的食物,再叮嘱一番安全注意事项,走了。

苏宇回到游乐场旁边,告诉伙伴们解除警报。

“你姑姑一点儿也没发现我们?”田莉惊讶地问。

“没有。”苏宇摇摇头。

“真棒呀,咱们四个大活人藏在屋里,你姑姑愣是没看见!”田莉感到快活极了。

“以后你们天天来玩。”苏宇说。

“你奶奶出院后呢?”马小丹问。

“你们在外边变小了,我把你们装在兜里带进来呀!”苏宇说。

“那你可得把衣兜收拾干净点儿!”田莉毛病还不少。

“咱们应该给这儿起个名字。”张玮提议。

“叫红塔乐园吧!”皮皮鲁说。

一致通过。

“咱们把自己家里好玩的东西都拿来,扩建咱们的红塔乐园。”皮皮鲁说。

“我有一套高级建筑积木,咱们盖个宾馆。”马小丹说。

“我家里也有军舰。”张玮说。

“我有玩具炊具,咱们盖个餐厅,我给你们做饭。”田莉说。

“这事得保密,谁都别说出去。”皮皮鲁建议。

“对,不能说出去,要是让家长和老师知道了,他们准不干。”苏宇说。

“现在你快把我们变大吧,这样仰着头看你实在不好受。”田莉冲苏宇说。

苏宇把蓝色喷头对准皮皮鲁他们。

一阵喷射。

皮皮鲁最先恢复原状,田莉、马小丹和张玮陆续长高。

“你也体验体验,好玩极了。”皮皮鲁从苏宇手里接过喷雾器,对苏宇说。

苏宇点点头。

皮皮鲁拿着喷雾器朝他“开火”了。苏宇变小后不顾一切地朝游乐场跑去。

“谁去陪他?”皮皮鲁问伙伴们。

“我去!”田莉刚才没玩够。

皮皮鲁二话没说,一阵扫射。

田莉追苏宇去了。皮皮鲁看见两个那么点儿的小人儿在游乐场里玩,觉得有意思极了。

苏宇和田莉玩累了,皮皮鲁把他俩变大。

“该回家了,明天放学后拿着自己的玩具来。”皮皮鲁宣布。

大家真高兴啊,终于有了自己的游乐场所了。以后,他们要在这儿举行足球比赛,汽车大赛,海战、空战。……皮皮鲁和伙伴们在红塔乐园里将有一番有趣的经历。

◇第四章◇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红塔乐园的成员在校门口集合。

“现在回家拿玩具,然后到苏宇家去玩。”皮皮鲁吩咐。

伙伴们分头回家拿玩具。

半小时后,大家陆续来到苏宇家。

田莉把炊具放在地上。马小丹把建筑积木从书包里拿出来。张玮掏出军舰。皮皮鲁拿来一盆大吊兰。

“拿吊兰干什么?”田莉问。

“这是原始森林,你们不是没见过大自然吗?”皮皮鲁总是想让伙伴们见见大自然。他觉得与大自然隔绝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咱们先把饭店盖起来。”马小丹开始在地上搭积木,大家帮他建筑。

不一会儿,一座富丽堂皇的饭店矗立在游乐场旁边。

“叫红塔饭店怎么样?”马小丹征求大家的意见。

“行。”

“不错。”

“挺好。”

全体通过。

“我这儿有橡皮泥,咱们捏一些桌椅沙发放进去。”苏宇打开抽屉,取出一盒橡皮泥。

大家分头捏。

皮皮鲁捏桌子,有圆桌子,长桌子,还有像联合国开会那样的大桌子。

田莉捏沙发。马小丹做椅子。张玮捏床。

苏宇找来几个小灯泡,接上电线,装进红塔饭店,电池安放在饭店外边。

大家把家具和炊具放进红塔饭店。

皮皮鲁和苏宇把洗澡盆装满了水,抬来放在红塔饭店旁边,再把两艘军舰放到水里。澡盆边上还修建了码头。

马小丹和张玮把赛车、坦克、飞机等等都摆放在饭店旁边。皮皮鲁把吊兰放在洗澡盆旁边。

一切都安排好了,小伙伴们准备到红塔乐园里痛痛快快玩一常“最好咱们一起玩,别留值班的了。”田莉说。

“就是,留在外边看着的太没意思了。”苏宇说。

皮皮鲁想了想,说:

“我先把你们喷小,你们四个站在这块积木上一起使劲按开关,大概能把我喷校对了,苏宇,你写张条放在桌子上,就说怎么怎么能把咱们变大。别到时候咱们自己喷不动,别人也不知道怎么喷。”苏宇趴在桌子上,写纸条。

皮皮鲁把窗户打开。

“干什么?”马小丹问。

“万一咱们能把飞机开上天,就出去转转。”皮皮鲁想象力丰富。

一切准备就绪。

皮皮鲁拿起喷雾器,把四位伙伴喷小了。他把喷雾器放在地上,旁边放了块积木。

四个小人爬上积木,一起用力按喷雾器的开关。

喷雾器冲着皮皮鲁的一条腿喷。糟糕,皮皮鲁的一条脚先变短了,他差点儿摔倒在红塔饭店上!幸亏一只手扶住了桌子。

还好,紧接着他的全身都缩小了。

“成功喽!成功喽!”

大家欢呼雀跃。

“去看看咱们的饭店!”马小丹带头朝红塔饭店奔去。

大家跟在他后边跑进饭店。

“哎呀!简直是皇宫,啊!”苏宇大叫起来。

“真漂亮呀!”田莉眼睛都不眨。

皮皮鲁也被红塔饭店的豪华和宽敞惊呆了。他们从来没去过这么宽大、宏伟的建筑物里边,他们从生下来就是在有限的空间里转悠。

当他们突然意识到这宽敞的建筑属于他们自己时,五个小伙伴紧紧抱在一起,他们太激动了!他们从生下来就渴望有大的空间。过去,每当老师在课堂上讲地球有多大多大,宇宙有多大多大时,他们总是纳闷:“我们活动的范围怎么这么小呢?”现在,他们可以在广阔的空间里尽情地发挥儿童的天性了。

一楼有会议室、餐厅、健身房。

“皮皮鲁做的桌子还真棒。”田莉夸会议室里的大圆桌子。

“马小丹做的椅子也够绝的。”皮皮鲁摸摸马小丹做的高背椅,试着在上面坐了一下,还真舒服。

“一会儿咱们在这儿开开会。”苏宇提议。

平时这几位都讨厌开会。可在这样的会议室里开自己的会,没人反对。

餐厅里摆设的是长桌子,桌子上放着餐具。

“晚饭我给你们做。”田莉老想显她的手艺。

“拿什么做呀?”马小丹问。

“我准备了米、面、蔬菜。……”田莉打开一个锅盖,里面盛满了食物。到底是女孩。

“我只吃三粒米饭。”皮皮鲁宣布。

“我吃五粒。”

“我吃两粒。”

大家纷纷报数。

“上楼看看去。”张玮爱睡觉,他很关心卧室。

二楼全部是卧室,一人一间。

马小丹给朋友们分配住房:

“皮皮鲁住201房间,我住202,张玮住203,苏宇住204,田莉住205。”皮皮鲁打开201房间的门,真漂亮呀!席梦思床、沙发、写字台、吊灯。……皮皮鲁在床上翻了个跟头。他听见隔壁也在翻跟头。

“别翻啦,别翻啦,”苏宇闯进来,“三楼专门是让咱们翻跟头的地方。”皮皮鲁来到走廊里,大声喊道:“咱们到会议室去商量商量怎么玩吧!”小伙伴们连蹦带跳地拥进会议室。

他们坐下后心还在“咚咚”跳。儿童的天性、属虎的虎劲儿头一次从他们身上冒出来。开会研究怎么玩!先玩什么!

怎样玩好!

“我说先去原始森林探险!”苏宇提议。

“同意!”众口赞成。他们太渴望与大自然接触了。

“皮皮鲁当探险队长,他去过野外。再说,那吊兰是他家的,他熟悉地形。”马小丹推荐皮皮鲁。

“叫我当我就当。”皮皮鲁往桌子上一站,“介绍介绍情况。

这片原始森林地形复杂,历史悠久,道路险恶,希望大家不要单独行动,听我指挥。”“明白。”“放心吧!”“丢不了。”“好,出发!”皮皮鲁从桌子上跳下来。

探险队离开红塔饭店,朝原始森林进军。他们来到原始森林旁边。

“咱们得顺着这粗藤爬上去。”皮皮鲁抓住吊兰巨大的叶子,领先往上爬。

勇士们紧跟在后边。

终于接触到大自然了,终于接触到绿色了,当他们的身体与绿叶融合在一起时,他们头一次体会到自己是生命,是大自然的生命。这里没有建筑,没有污染,没有噪音,没有家长的训斥,没有老师的管束,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闹就闹。……“啊--”不知是谁发自肺腑地大喊了一声。

只有他们能理解这喊声。这是积郁多年的压抑感释放的呐喊。

“啊--”

“啊--”

叫喊声此起彼伏。

他们踩在了土地上,面前是一望无际的神秘的大森林。

“跟着我走,可别掉进沼泽地--今天中午刚浇过水。”皮皮鲁叮嘱同伴。

◇第五章◇

一进原始森林,皮皮鲁就管不住他的队员了,大家不顾一切地奔跑起来,尽情显示着自己作为一个生命的存在。

“别乱跑!别乱跑!”皮皮鲁告诉伙伴们。

没人听他的。一转眼,只剩下皮皮鲁自己了。皮皮鲁索性也奔跑起来,真痛快呀!

“救命呀!”一声尖叫。

皮皮鲁一惊,听声音是张玮。

“救命呀!”又是一声。

皮皮鲁判断了一下方位,是在右边。他朝右边跑去。

巨大的叶子使皮皮鲁看不清前方,他只能根据张玮的呼叫声来判断方向。

绕过一片大叶子,皮皮鲁看见张玮正在遭受一只大蚊子的袭击。平时看起来不堪一击的小蚊子,如今变成了一架轰炸机似的庞然大物,肆无忌惮地攻击张玮。

皮皮鲁冲过去,护住张玮。

大蚊子又飞过去了,挺着长长的尖嘴准备袭击。

就在蚊子的尖嘴伸过来的一刹那,皮皮鲁跳起来抓住了蚊子的尖嘴。

蚊子没料到皮皮鲁这一着,它奋力气动翅膀,把皮皮鲁带上了天空。

皮皮鲁不敢松手,掉下去就会粉身碎骨。蚊子拖着皮皮鲁飞不高,它使劲儿晃动身体,想把皮皮鲁甩下去。

皮皮鲁用力拧蚊子的长嘴。蚊子疼得受不了,只得不断降低飞行高度。

终于,皮皮鲁的双脚够着地面了。只见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把蚊子嘴拧歪了,然后一松手,平安着陆了。

大蚊子歪着身子逃走了。

小伙伴们从原始森林里跑出来,围住皮皮鲁。

“没事吧?”

“受伤了吗?”

“什么事也没有。”皮皮鲁脸不变色,心里跳得厉害。

“你真伟大。”田莉拍拍皮皮鲁身上的土。

“谢谢你。”张玮不好意思地对皮皮鲁说。

“开窗户就爱进蚊子。”苏宇说。

“咱们去吃饭,吃完饭去开飞机怎么样?”皮皮鲁飞了一回,上瘾了。

“行,开飞机!”大家一窝蜂似的跑进红塔饭店的餐厅。

“等等,我还没做饭呢!”田莉赶忙走进厨房去烧饭。

皮皮鲁他们在餐桌旁眉飞色舞地聊刚才的“历险记”。

尽管田莉的烹调手艺一般化,可大家吃得很香。

饭后,勇士们来到飞机旁。这时,天已有点黑了,可谁也没有回家的意思。

一共是两架飞机。一架直升飞机,一架客机。

皮皮鲁拉开直升飞机的舱门,钻进去。

飞机里边挺宽敞,客舱里有两排皮椅。皮皮鲁走进驾驶舱,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

“你想开?”苏宇站在飞机外边问皮皮鲁,他有些担心。

“试试。”皮皮鲁说,“有电池吗?”

“新换的。”苏宇说。

“你们离开点儿,我试飞。”皮皮鲁冲伙伴们挥挥手。

“我也去。”田莉跨上飞机。

“把舱门关好。”皮皮鲁回头对田莉说。

田莉把舱门关紧。

皮皮鲁打开气动开关,发动机工作了,飞机的螺旋桨旋转起来。

直升飞机离地了,它飞到电灯那么高,悬在空中。

“噢--”地面上的伙伴们一阵欢呼。

皮皮鲁试着操纵直升飞机进行了左转弯、右转弯、上升、下降等动作。

田莉坐在皮皮鲁身边,把头从机窗上探出去,冲下边的伙伴们笑。

直升飞机器稳地着陆了。皮皮鲁拉开玻璃窗,喊道:“快上来,咱们开出去玩玩。”马小丹、苏宇和张玮蹬上了飞机。◇第六章◇

“咱们应该准备降落伞,万一飞机出事故,怎么办?”张玮说。

“我有降落伞,是放花炮留下的。”苏宇说。

“有几顶?”田莉问。

“好多呢!”苏宇说,“田莉,你跟我去拿。”田莉和苏宇抱来五顶降落桑“坐好,起飞了!”皮皮鲁宣布。

大家感到新鲜又紧张,他们都是头一次坐飞机。

直升飞机离地了,在屋里转了一圈,从窗户飞出去。

大家在客舱里趴在窗户上往下看。

“真高呀!”张玮吐吐舌头。

“咱们去哪儿玩呀?”皮皮鲁问。

“去学校看看。”

“去电影院。”

七嘴八舌。

“去少年宫怎么样?”皮皮鲁提议。

“对,去少年宫,看看他们那些训练班都干什么。”马小丹说。

他们平时进不去少年宫。什么美术班呀,书法班呀,计算机班呀,等等都没他们的份。

直升马机在夜幕的掩护下,朝少年宫飞去。

“你们的爸爸妈妈保准都着急了。”苏宇笑着说。

他们都很爱自己的爸爸妈妈,都不愿意让爸爸妈妈着急。

可这是他们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头一次玩得这么痛快,他们忘记了一切。

“绕过前边那座楼就是少年宫。”田莉提醒驾驶员。

皮皮鲁操纵飞机下降高度,直升飞机在少年宫上空盘旋了一圈,寻找着陆的地点。

“那座房子旁边有个花坛。”马小丹告诉皮皮鲁。

花丛是隐蔽的好地方。

直升飞机降落在花丛中。

“这回可真不能乱跑了,要是被别人抓住,就糟了。”皮皮鲁叮嘱大家。

“谁也别乱跑!”苏宇说。

“就是,不准乱跑!”张玮加重了语气。

“……”

“……”

每人说一遍。

“看看那屋里在干什么。”皮皮鲁指指一间屋子。

大家跟在皮皮鲁后边悄悄走过去。

这是音乐班笛子组。一位戴眼镜的老师正在讲课,几位同学在听讲,笛子放在椅子旁边。

“好,就讲到这儿,休息十分钟,下堂课练习演奏。”老师说。

“快闪开!”皮皮鲁招呼伙伴们躲在黑影处。

笛子班的同学们从教室里冲出来,伸胳膊踢腿。

“咱们拿纸把他们的笛子都堵上。”马小丹提议。

“要快!”皮皮鲁说。

趁教室里没人,五位勇士冲进去,分头堵笛子。

皮皮鲁一口气堵了四支笛子。

“快,快!”皮皮鲁催大家。

“我这个塞不进去!”田莉急了。

皮皮鲁过去帮她往里塞。

“纸团太大了,撕下来点儿!”皮皮鲁把纸团打开,撕下来一半儿。

田莉把纸团塞进笛子里。

“撤退!”皮皮鲁发令了。

他们刚离开屋子,老师就招呼同学进教室了。

◇第七章◇

这是合唱班。同学们站在楼梯形的架子上听老师讲合唱的注意事项。

“咱们到他们脚底下去。”皮皮鲁领着伙伴们钻进楼梯形架子的下边。

“他们一唱歌,咱们就怪叫。”皮皮鲁出谋划策。

“我学驴叫。”马小丹说。

“我学狗叫。”张玮说。

“我学狗叫像,你学猫叫吧!”苏宇不干。

“行。其实我学的也不差。”张玮宽宏大量。

“我学羊叫。”田莉捏着鼻子。

“现在咱们就唱一遍《在希望的田野上》这首歌。”老师大声说,“手风琴伴奏!”音乐响了。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歌声顿起。

“汪汪汪。……”

“喵喵喵。……”

“咩咩咩。……”

“谁出洋相?!”老师鼻子都气歪了。

没人承认。

看来这位老师比笛子班那位涵养好些。

“再唱一遍。”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咩。……”“喵。……”“汪。……”“停!”恶作剧超过了老师涵养的限度,“是谁?站出来!”学生们互相看,互相找。

“让他们查吧,咱们撤退!”皮皮鲁小声说。

调皮鬼们悄悄地离开了合唱班。

“行啦,在这儿玩够了,咱们返航吧!”苏宇提议。

“走。”皮皮鲁也觉得恶作剧搞得差不多了。再搞下去,明天少年宫非把这些才子才女们都开除不可。

他们钻进直升飞机。

“我来开一会儿。”马小丹对皮皮鲁说。

皮皮鲁把驾驶要领告诉他。

马小丹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皮皮鲁坐在他身边。

直升飞机升到了空中。”往右飞。”皮皮鲁指挥。

飞机擦着树梢离开了少年宫。

“注意左边那栋高楼。”皮皮鲁提醒马小丹。

“等会儿,你们看那间屋里的那个人怎么了?”张玮指着一个窗户说。

直升飞机靠近那个窗户。

房间里有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只见他满头大汗,左手捂着心口,右手想去抓电话,摔倒在地上。

“不好,他准是心脏病犯了!”皮皮鲁判断说。

“怎么办?”马小丹问。

“得想办法救他!”皮皮鲁毫不犹豫地说。

“咱们怎么进去呀?”苏宇为难地问。

“把纱窗撕开,钻进去。”皮皮鲁对马小丹说,“有本事把飞机停在窗台上吗?”“没问题。”马小丹眼睛都不敢眨,还真把直升飞机停在窗台上了。

“马小丹守卫飞机,其他人跟我来!”皮皮鲁跳下飞机。

田莉、张玮和苏宇也相继跳下飞机,他们来到纱窗旁边。

皮皮鲁发现纱窗上本来就有一个裂口,他把几根张牙舞爪的铁丝弯到一边,钻了进去。

“当心,别扎着。”皮皮鲁叮嘱同伴。

大家都顺利钻了进来。

那人躺在地上,脸色铁青。

桌子正好挨着窗台,皮皮鲁他们来到桌子上。

“给急救站打电话!”皮皮鲁指指电话机。

“先想办法把话筒抬起来,咱们搭个人梯。”皮皮鲁说完站在最下边。

苏宇踩在皮皮鲁肩膀上,张玮又爬到苏宇肩膀上,够着话筒了。

张玮双手托住话筒,使劲儿往上举。

皮皮鲁在下边快吃不住劲了,双腿直打颤。

“往旁边使劲儿!”田莉看到话筒已离开电话机。

张玮把话筒使劲往旁边推,只听“咣当”一声,话筒掉在桌子上。

皮皮鲁两腿一软,三个人都倒在桌子上。田莉在一旁哈哈大笑。

◇第八章◇

拨号更难,而且谁也不知道急救站的号码。

“给查号台打电话,让他们帮帮忙!”田莉出主意。

“这办法好。查号台的号码也简单。”张玮投赞成票。

皮皮鲁说:“咱们爬上电话机,围着号码盘站在四个不同的位置,大家一起用力拨号盘。”四位勇士爬上电话机。

“真滑!”田莉差点儿摔下去。

“第一个数是1。”皮皮鲁说,“预备,开始!”“一、二、三!”“一、二、三!”大家一起使劲,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号子。他们像接力赛那样一个格一个格往后挪。

“1”的路程最短。

“预备--松手!”皮皮鲁喊。

大家一齐松手,号盘反弹回去。

站在最底下的张玮被撞下去了。

“没事吧?”皮皮鲁问张玮,“快上来,两个号之间不能隔的时间太长。”张玮顽强地爬上电话机。

“预备--开始!”皮皮鲁一声令下。

又是拨“1”。

“现在拨4,这回可得用大劲儿了。”皮皮鲁告诫伙伴们。

大家咬着牙转号盘。有的推,有的拉。反正谁都知道不能松手,只要一松手,就前功尽弃,还得重新拨一遍。

终于,“4”到位了。

“松手!”皮皮鲁大喊一声。

这回号盘反弹的力量增大了,四个人全被甩了出去。

大家顾不上喊疼,站起来就往话筒那儿跑,田莉和皮皮鲁跑到送话筒旁边,张玮和苏宇跑到听话筒旁边。

“通了吗?”皮皮鲁问张玮。

张玮说了一句话,皮皮鲁和田莉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占线。”张玮这样说。

只好再拨一次。新的长征开始了。四位勇士满头大汗。这回通了。

“快讲,她问话呢!”张玮把耳朵贴在听筒旁边“阿姨,向您求救,我们这里有个人心脏病发作,请您快帮忙叫辆救护车!”皮皮鲁冲着送话筒大喊。

“急救站电话是763361。”查号台的阿姨说。

“她告诉咱们急救站的电话号码了,里边还有7哪!咱们哪儿拨得动呀!快跟她说!”张玮冲皮皮鲁嚷嚷。

“阿姨您别挂电话!求求您!我们拨不动电话,噢,我们是小孩,不会打。请您先查查我们这个号码的住址,再叫救护车来!”皮皮鲁语无伦次。

“她问咱们是不是在跟她捣乱?”张玮把话传给皮皮鲁。

“我发誓,阿姨!拿我所有的朋友发誓,不是跟您捣乱!

请您帮忙!”皮皮鲁几乎是央求了。

“她同意了,说让咱们别挂电话。”张玮眉飞色舞。

“她想让咱们挂咱们也挂不上呀!”皮皮鲁苦笑。

“哟,这人还是个作家呢!”苏宇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堆稿纸。

皮皮鲁跑过去看看作家的名字,摇摇头。

“我最不喜欢看他写的小说。”皮皮鲁说。

“他写得是不大好,可还到处发。”张玮也知道这位儿童文学作家。

“他把眼镜都摔碎了。”田莉指指地上。

大家同情地看着这位作品一般靠下的作家,既同情他的身体,又同情他的小说。

楼下响起了救护车的呼叫声。

“快躲出去。”皮皮鲁让大家快从纱窗出去,他断后。

他们钻进直升飞机,躲在飞机里看屋里的情景。

救护人员把大门撞开了。他们抬着担架跑进屋里,把病人放在担架上,抬走了。

“起飞!”皮皮鲁一挥手。

直升飞机离开了窗台,返航了。

◇第九章◇

直升飞机降落在红塔乐园。

勇士们离开飞机,走进红塔饭店。他们来到会客厅,大家坐在沙发上。

“真累呀!”苏宇躺在沙发上,“你们可该回家了,现在起码九点了。”谁也不想走。

“咱们再来一次海战就走,要不澡盆白抬了。”皮皮鲁说。

“分两头吧,正好两艘军舰。”苏宇说。

“来,手心手背。”马小丹伸出手。

大家都举起手。

“手心手背--”皮皮鲁喊。

大家一齐出手。皮皮鲁和马小丹是手心,其余三位是手背。

“走,打海战去!”马小丹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朝饭店外边跑去。

“冲啊!”谁也不甘落后,都朝码头跑去。

“咱们要这艘炮舰。”皮皮鲁和马小丹登上一艘炮舰。

田莉、张玮和苏宇登上巡洋舰。

皮皮鲁站在甲板上,四周是漆黑的水面。马小丹跑进驾驶室,打开探照灯。

海面真辽阔呀!皮皮鲁觉得心旷神怡。

“皮皮鲁,快来帮忙发动军舰呀!”马小丹叫道。

皮皮鲁忙钻进驾驶室。

“找不到开关。”马小丹急得直转。

“我到外边找找。”皮皮鲁来到甲板上,他蹲下身子,顺着船边摸。

“在这里!我开啦?”皮皮鲁喊。

“开吧!”驾驶室里传出马小丹的声音。

皮皮鲁打开开关,发动机工作了。

炮舰朝前开去。旁边巡洋舰甲板上的田莉直叫:“快点儿,看人家都起锚了!”“咱们埋伏在一个水域,伏击他们。”皮皮鲁对马小丹说。

“行!”马小丹掌握轮,神气得不行。

“我去准备炮弹。”皮皮鲁来到大炮旁边。

炮弹是塑料的,整整一箱。

皮皮鲁拿起一发炮弹塞进炮膛,他坐在炮手的位置上,试着调整炮管的方向。

“咱们就躲在这儿吧?”马小丹从驾驶室里探出头来。

“行,把灯都关上,发动机也关上。”皮皮鲁吩咐。

转眼间炮舰漆黑一片。

远方传来马达声。

“他们来了!”皮皮鲁看见一个黑影出现在左前方。

炮口对准了黑影。

皮皮鲁按了射击按钮。

“嗵!”的一声。

对方没反应。

“快帮我递炮弹。”皮皮鲁冲马小丹喊。

马小丹跑过来给皮皮鲁递炮弹。

又是一炮。

忽然,皮皮鲁觉得耳边“嗖”的一声,紧接着,身后传来撞击声。

“他们也开火了,快发动机器!”皮皮鲁一边往炮膛里塞炮弹,一边对马小丹说。

炮舰起动了。

“用探照灯晃他们的眼睛!”皮皮鲁喊。

探照灯亮了,直射巡洋舰。皮皮鲁看见苏宇在开炮。

皮皮鲁瞄准了敌舰的旗子,开炮。

敌舰的舰旗被打掉了。

“厉害呀!”马小丹表扬炮手。

“糟糕,炮卡壳了!”皮皮鲁慌了,“快调头跑。”马小丹急忙操纵炮舰调头。

敌舰追上来。

“快投降吧!皮皮鲁!”田莉大喊。

“绕到后边撞他们!”皮皮鲁躲进驾驶室。

炮舰全速前进,舰尾卷起浪花。

皮皮鲁和马小丹感到快活极了,他们从前作梦都想乘坐军舰,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还能亲手打海战,真来劲儿。

炮舰比巡洋舰灵活,不一会儿就绕到了巡洋舰后边。

“拦腰撞他们!”皮皮鲁说。

正好敌舰发现了后边的炮舰,正在调头,舰身横了过来。

“撞!”皮皮鲁拳头往下一砸。

炮舰像脱缰的马,朝敌舰冲过去。

一声巨响,皮皮鲁只觉得天旋地转,接着便全身透凉。

两艘军舰都翻了。

◇第十章◇

皮皮鲁努力从水下浮出水面,他明白闯祸了--苏宇和张玮会淹死的,他俩不会游泳。

“呼--”皮皮鲁身边又冒出一个人头。

“马小丹?”皮皮鲁问。

“是我!这回可真是舰毁人亡呀!”马小丹抹了把脸上的水珠。

“咱们快去救苏宇和张玮!”皮皮鲁提醒马小丹。

马小丹这才想起苏宇和张玮不会游泳,也慌了。

他俩朝巡洋舰沉没的地方游去。

“苏宇--”皮皮鲁一边踩水一边喊。

“张玮--”马小丹一边喊一边踩水。

远处有个人在扑腾水。

皮皮鲁奋力游过去,是张玮!

“别慌,我来了!”皮皮鲁从后边抱住张玮。

马小丹从沉船上找到一个救生圈,给张玮套上。

“你就在这儿呆着,别乱动。看见苏宇喊我们。”皮皮鲁对张玮说。

“我明天就去学游泳!我妈再反对我也不管她!”张玮气急败坏。

皮皮鲁和马小丹在沉船附近寻找苏宇。田莉从水下冒出来了。

“看见苏宇了吗?”马小丹问。

“没有。”田莉呛了一口水。

“得赶快把房间的灯打开!”皮皮鲁说。

“谁够得着灯绳呀!”马小丹提醒皮皮鲁。

“你们先找,我去开灯。”皮皮鲁向岸边游去。

小小的洗澡盆,现在对皮皮鲁来说是汪洋大海,他在深不可测的海水中拼命游着,游着。

终于游到岸边了,皮皮鲁爬上码头,朝直升飞机停着的地方跑去。

他飞快地钻进直升飞机,打开了发动机。直升飞机升到空中。

皮皮鲁操纵飞机靠近电灯绳,想在飞机里伸出手去开电灯那是异想天开,还没等你够着灯绳,飞机的螺旋桨就会撞墙,结局毫无疑问是机毁人亡。

没时间犹豫了。皮皮鲁让飞机悬停在离灯绳最近的地方,他把驾驶系统固定好,使飞机无人操纵也能停在空中。

皮皮鲁来到客舱,拿起一顶降落伞系在腰上。他打开了舱门。

皮皮鲁深深吸了口气,他看准了灯绳,纵身跳出机舱。

他准确地抓住了灯绳。皮皮鲁双脚蹬在墙壁上,身体与墙壁形成水平垂直状态,只见他用力往下拉灯绳。

屋里的电灯亮了。

皮皮鲁打开降落伞,跳了下去。

直升飞机还悬在空中。皮皮鲁顾不上它了,拼命往大海那边跑。

当他站在码头上时,看见马小丹和田莉已从沉船里找到了苏宇。

皮皮鲁跳下水,朝沉船游去。

“怎么样?”皮皮鲁隔老远就问。

“有点儿昏迷,喝了不少水。”马小丹说。

“快送上岸抢救。”皮皮鲁在沉船上找了个救生圈,给苏宇套上。

马小丹推着张玮,皮皮鲁和田莉推着苏宇,向码头游去。

一到码头,他们就爬上岸抬着苏宇往红塔饭店跑。

苏宇被放在地板上,皮皮鲁给他做人工呼吸。田莉去给他烧姜汤。

苏宇睁开眼睛了,说的第一句话是:

“一比一。”

大家高兴极了,每人亲了他一下。

◇第十一章◇

田莉烧好了姜汤。大家到餐厅喝姜汤。

“喝完了赶快回家,明天再玩。”皮皮鲁说。

大家虽然都舍不得离开红塔乐园,但都知道不回家是不行的。他们今天玩得真开心呀!

“我明天要借几本有关原始森林的书,研究研究原始森林。”苏宇说。

“我将来考航空学院。”马小丹说。

“我当潜水员。”张玮为自己不会游泳感到羞愧。

“我守总机,就像查号台那个阿姨一样。”田莉说。

“皮皮鲁,你长大干吗?”苏宇问。

“我吗?我研究怎样把停在空中的直升飞机拉回地面。”皮皮鲁指指窗外还悬在空中的直升飞机。

大家笑了。

“我去看看那直升飞机。”苏宇跑出去。

“我也去看看。”马小丹跟着跑出去。

这时,大门口突然传来撞门的声音,夹杂着呼唤声:“皮皮鲁--”“马小丹--”“田莉--”“张玮--”是家长们来了!原来,家长们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还不见孩子回来,就到处找。可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到了,还是没有。他们慌了,报告了公安局,连警察都出动了。

终于,一位家长发现了苏宇家的窗口刚刚亮灯,他们就蜂拥而来撞门了。

平时,他们千叮咛万嘱咐自己的孩子,放学后就在家里老老实实呆着,不准乱跑。今天这么晚了还不见孩子的影子,他们能不慌吗?

家长们冲开了苏宇房间的门,屋里的景象吓了他们一跳:玩具乱七八糟地摆了一地,军舰沉没在澡盆里,直升飞机悬停在空中,还有花盆,积木。可屋里没人呀!

几位家长认出了自己家的玩具。

马小丹的妈妈一眼看见了桌上的纸条,她拿起纸条。什么?她揉揉眼睛,又看了一遍。

她蹲下身子,往地上看,看见了自己的儿子马小丹,火柴棍那么小的马小丹,旁边还站着苏宇。

马小丹的妈妈慌了,她生怕自己的儿子再也变不回来了,她看见了地上的喷雾器,就是纸条上写的那个神奇的喷雾器,她不顾一切地拿起喷雾器,朝马小丹和苏宇喷射。

皮皮鲁在餐厅的窗口看见了这一切。突然,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天哪,马小丹的妈妈是在用黄颜色的喷头喷射!

黄颜色!固定原状的喷头!??

“别喷啦!”皮皮鲁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这不像是从孩子嘴里能发出的声音。

马小丹和苏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朝红塔饭店跑来。

“怎么啦?”马小丹和苏宇问。

“你。……你。……妈妈用。……黄喷。……喷头。……”皮皮鲁泣不成声。

苏宇和马小丹愣了。

“就是说,我俩永远就这么小了?”苏宇问。

皮皮鲁点点头,田莉和张玮在一旁哭。

“这不是挺好吗?我永远可以和大自然在一起了。皮皮鲁,你能把吊兰送给我吗?再去给我找几盆原始森林来,行吗?”苏宇觉得与其当一个与大自然隔绝的五尺大汉,倒不如当一个天天生活在大自然中的小人儿。

“你们别难过,我也愿意当小人儿。不用上航空学院也可以开飞机啦。其实开飞机有什么好学的,谁都能开。只要花几年功夫上学,自己折腾自己。对了,你们以后多给我几架飞机,别忘了。”马小丹一点不难过。虽然再也变不大了,但他有了空间。就是,与其当一个四面受阻的五尺大汉,倒不如当一个主宰空间的小人儿。

皮皮鲁和田莉、张玮不哭了。现在他们不可怜苏宇和马小丹了,而是可怜自己了。

“我也不想变大了--”皮皮鲁冲出红塔饭店,冲着巨人们喊:“用黄色的喷头朝我喷吧--”田莉和张玮也跟着冲出去。

此童话版权归作者郑渊洁所有!

相关推荐
蚯蚓小怪
蚯蚓小怪

春天的一个上午,蚯蚓妞妞伸个懒腰睡醒了,“啊!”她大声尖叫——一条陌生的蚯蚓竟然躺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尖叫声立...【详情】

唉唉树上的星星
唉唉树上的星星

要不要失去妈妈三年呢?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难最难的选择题,事情还要从一年一度的春游日说起。春游日前夕,我又跟妈...【详情】

睡梦里的城堡
睡梦里的城堡

金色的阳光倾洒在一条条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每一棵树都沐浴在这金灿灿的余晖里。在这余晖里,桃红似乎觉得有些慵懒...【详情】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终于咬掉了一层坚硬的卵壳,爬了出来,他的身体小得跟蚂蚁一样,一直爬,一直爬,饿了就开始吃身边的枝叶。蓝格子...【详情】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早晨,黄鹿先生收到一封邀请信。信上说请他下个星期去参加金苇节。这是南部森林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庆祝芦苇丰收的...【详情】

自然星球
自然星球

飞船徐徐地降落,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深绿色的森林中点缀着七彩的花朵,碧蓝的海面上涌动着雪白的...【详情】

逃走的音符
逃走的音符

每天清晨,小提琴家都会早早地摆好琴谱,拿起心爱的小提琴,拉出一首又一首优美动听的曲子。他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肚...【详情】

夜光小镇
夜光小镇

清新小镇附近有一座美丽的原始森林,森林里住着成千上万种动物和植物,还有护佑森林的精灵家族,他们一代代在这里生...【详情】

寻找单眼怪
寻找单眼怪

观众的眼界越来越开阔,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马戏团的观众一场一场在减少,后来几近无人来了。就连乞丐,给他们每人...【详情】

电脑版 © 201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