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童话故事网
首页 > 童话故事 >
导航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来源:金童话 作者:罗尔德·达尔 时间:2018-10-28
摘要:山谷里有三个饲养场,胖得出奇的博吉斯是养鸡场的场主,小矮个儿邦斯是鸭鹅饲养场的主人,比恩则负责火鸡饲养场和苹果园。他们三个是你所能遇到的最卑鄙、最小气的人。

山谷里有三个饲养场,胖得出奇的博吉斯是养鸡场的场主,小矮个儿邦斯是鸭鹅饲养场的主人,比恩则负责火鸡饲养场和苹果园。他们三个是你所能遇到的最卑鄙、最小气的人。

山谷旁的小山上有一片树林,树林里有一棵巨树,巨树下有一个地洞,地洞里住着狐狸先生、狐狸太太和他们的四只小狐狸。

一天晚上,狐狸先生沿着黑漆漆的地道爬到了洞口,他先把鼻子伸到外面嗅了嗅,向前挪动了四五寸又停下来嗅了嗅。从洞里出来时,他总是特别小心。接着,他又往前挪了半个身子,抽动着鼻子左闻闻,右闻闻,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气息。

狐狸先生正要往前面的树林里跑,突然听到——或者说,是他感觉他听到了一丝细微的沙沙声,好像有人从一堆干树叶上轻轻地、轻轻地移动了一下脚。狐狸先生把身子放平,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竖起两只耳朵,听了好大一会儿,却再没听到什么动静。

“刚才那一定是一只田鼠。”狐狸先生自言自语地说,“或是别的什么小动物。”他又往外爬了一点点,突然,狐狸先生那双格外明亮的眼睛,注意到不远处的一棵树后,有个东西在闪闪发亮。那是月光反射出来的一块银色的小光斑。狐狸先生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看着。

光斑在一点点抬高……天哪,是支枪!狐狸先生噌的一下就掉头往洞里钻。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整个树林仿佛在他周围炸开了!

“打中了吗?”比恩走上前,就着手电的光,拾起来一条血迹斑斑的狐狸尾巴。

“真是活见鬼!”博吉斯说,“我们的枪开得太晚了。一时半会儿他是不会再把脑袋伸出来了。”

“我估摸着他全家都在里头。”比恩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酒喝了一大口,“要把他饿出来,至少得三天。我可不想坐在这里干等,咱们挖吧。”

“给他来个一锅端。”邦斯说,“去拿铁锹!”

在地下的洞里,狐狸太太一边体贴地给狐狸先生舔着尾巴上的断头止血,一边心疼地说:“方圆几英里之内最漂亮的尾巴就这么没了。”

“疼死了。”狐狸先生郁闷极了,“它再也长不出来了,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再也没有尾巴了。”

那天晚上,小狐狸们饿着肚子早早睡了,可尾巴上的痛让狐狸先生睡不着。

“我看,这次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我们得尽快搬家,不然……咦?”狐狸先生机警地侧耳细听——是铁锹挖土时发出的咔嚓咔嚓声!这可是狐狸一生中最怕听到的动静!

“快醒醒!”狐狸先生喊了起来,“他们要把我们挖出去!”

狐狸太太一下子惊醒了,她吓得浑身发抖:“你确定那是他们的动静吗?他们会杀了我的孩子们!”

咔、咔,铁锹在他们头上不停地挖着,地道上的石子、土粒开始从顶上往下掉。

“他们会怎么杀死我们,妈妈?”一只小狐狸问,他那双圆圆的黑眼睛因为惊恐而睁得大大的,“会有狗吗?”

狐狸太太大哭着把四个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突然,狐狸先生像触电似的跳起来喊道:“我有办法了!快!狐狸挖洞比人快!这世上没有谁比狐狸挖洞更快!”

狐狸先生决意用自己的前爪挖出一条生路,土在他身后如尘暴一般飞舞着。狐狸太太和四个孩子赶忙过来帮忙。“往下挖!”狐狸先生指挥着,“我们必须往深处挖,越深越好!”

地道沿着陡坡向下,越挖越长,越挖越深,离地面越来越远。父亲、母亲和四个孩子并肩挖着,十二只前爪动得飞快。渐渐地,铁锹的咔嚓声离他们越来越远了。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狐狸先生停住前爪,转身看着后面挖出来的长长的地道,喘息着说:“我看咱们算是脱离危险了!他们不可能挖到这么深的地方来。大家干得很好!”

狐狸一家坐了下来,歇一歇,喘口气。狐狸太太对孩子们说:“我要告诉你们,刚才要不是你们爸爸,咱们现在早都没命了。你们的爸爸是一只多么出色的狐狸呀!”

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来时,博吉斯、邦斯和比恩还在那儿挖呢。他们已经挖了一个房子那么深的大洞,可还是没有挖到狐狸洞地道的尽头,一个个累得要死,又气得要命。

“我们光这么挖肯定抓不到他,”博吉斯说,“我挖够了!”

“我们需要机器—— 机械铲。”比恩说,“用上机械铲,只要五分钟,我们就能把他挖出来。”

这个主意真不赖,就连博吉斯和邦斯也承认这是个好主意。

没过一会儿,比恩和邦斯就各自驾驶着一台前边带机械铲的大型履带式挖掘机,轰隆隆地开进了树林。这两台黑色的机器看上去杀气腾腾的,像两只要吃人的怪兽。

挖掘机开足了马力,用机械铲把大块大块的土从小山上挖下来,一时间,山上碎石乱飞,树木纷纷倒地,噪声震耳欲聋。

“上面出什么事了,爸爸?”小狐狸们大声问,“他们在干什么?”

狐狸先生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快看!”一只小狐狸说,“我们的地道变短了,我能看见亮光了!”

顺着洞口的亮光望过去,那两台巨大的黑色机器已经快开到他们的头顶上了。

“是挖掘机!”狐狸先生大喊,“还带着机械铲!赶快挖洞逃命!快!”

机器和狐狸之间展开了一场殊死比赛。起初,那座小山像一个大三角形,山上一片葱绿。一个小时之后,小山已经被挖掉了一半,尖尖的山头已经消失了。

每当狐狸们取得一点儿进展、叮叮当当的响声渐渐减弱时,狐狸先生就会说:“我们就要成功了!我敢肯定!”但是随后不久,机器就又会追到他们身后。有一次,当其中一个机械铲就在他们身后挖土时,他们真切地看到了锋利的金属铲。

“别停下,亲爱的!”狐狸先生气喘吁吁地说,“不要灰心!”

“别停下!”博吉斯冲邦斯和比恩喊道,“我们随时都能逮住他!”

但是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挖掘机仍然还在挖着,可怜的狐狸们也在拼命地干着。现在小山被挖去了一大半,只剩下一点儿土地了。

饲养场场主们也没停下来吃午饭,他们干上了瘾,不肯罢手。比恩直到下午六点才关闭了马达,从驾驶座上爬了下来,累得浑身僵直。他们向大坑底部的那个狐狸的小洞口缓缓走去,气得脸色发青。“不能罢手,”比恩说道,“咱们不能让他跑掉!”

“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件事可以做了,”邦斯说,“我们把他饿出来。我们在这里看着这个洞口。最后他会出来的,他肯定会出来的。”

那天晚上,三顶帐篷围着狐狸的洞口支了起来。浓郁的鸡肉香飘进地道,一直飘到狐狸们正蹲着的地方。

“爸爸,咱们不能悄悄溜上去从他们手里把鸡抢过来吗?”

“那可不行!”狐狸先生说,“那正是他们想让你去做的。”

“可是我们饿了呀!”小狐狸们喊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弄到吃的东西?”

他们的妈妈没有回答,爸爸也没有说话。这是一个没法回答的问题。

这种坚守的游戏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狐狸先生已经好长时间不说话了。他两眼紧闭,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狐狸太太知道,他正在竭尽全力思索着出去的办法。突然,狐狸先生缓缓站了起来,眼睛里跳动着兴奋的火花。

“我刚刚想到了一个主意,”狐狸先生谨慎地说,“咱们继续挖洞,但是三天三夜没吃东西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足够的力气干下去了。”

“我们能行,爸爸!”小狐狸们叫着跳起来,“我们能不能行,您就瞧着吧!您也能行的!”

狐狸先生看了看自己的孩子,脸上露出了微笑:“我……我想咱们也许可以试一试。我想带你们去一个非常棒的地方。”

狐狸先生带着四只小狐狸不停地挖了好长时间,究竟有多久,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地道里一团漆黑,没有白天,也没有夜晚。最后,狐狸先生说:“咱们最好悄悄到上面看看,弄清楚现在咱们到哪儿了。我知道要去的地方,但是我搞不准咱们是不是到了那附近了。”

他们开始缓慢地向地面方向挖,一点点向上延伸。突然,他们挖到了头顶上的某个硬东西,狐狸先生上前一看,发现是块木头。他悄声说道:“是木头板子!要是我没有大错特错的话,我们正好在某个人家的房子下面!”

狐狸先生小心地向上推起其中一块木板,木板发出了可怕的嘎吱声,但除此之外,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接着,狐狸先生小心翼翼地从空隙里探出脑袋,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兴奋的尖叫:“我成功了!”他一提身子,从地板的空隙里爬了上去,高兴得手舞足蹈:“快上来呀!上来看看你们在哪里呀!对一只饥饿的狐狸来说,这是多么美妙的情景啊!”

四只小狐狸争先恐后地从地道里爬了出去——他们正在一个很大的棚舍里,这个地方到处都是鸡,有上千只白色和黑色的鸡!

“博吉斯的1 号鸡舍!”狐狸先生喊道,“这正是我看准的地方!我正好挖到了鸡舍的中间!一次就成功了!”

狐狸先生让大家先到鸡的饮水槽那儿喝些水,随后,狐狸先生挑了三只最肥的母鸡,递给四个孩子中最大的那个说:“快跑回去,把这个带给你妈妈,让她准备一个宴会,告诉她说我们几个安排好几件别的小事,马上就到!”

狐狸先生和留下来的三只小狐狸在地道里飞快地向前挖着,挖通了邦斯的大仓库和比恩的苹果酒窖之后,带走了些鸭子和苹果酒。

“在这些饲养场周围,我就是蒙着眼也迷不了路。对我来说,在地底下和在地上,都是一样熟门熟路的。”狐狸先生咧嘴笑了笑,露出了白色的牙齿,“博吉斯、邦斯和比恩正在外边要杀死我们,可是我们并没有坏到他们那种程度,也并不想把他们杀死。我们只是从这儿拿些食物,让我们一家活下去,我们是迫不得已的。”

狐狸先生带着大家飞快地前行,他们知道,狐狸太太正在这段路通向的那个地方等着他们。

他们一边唱着歌,一边拐过了最后一个弯,一个最美妙的场景展现在他们眼前。宴会刚刚开始,这是一个从地底下挖成的大餐厅,正中摆着一个大餐桌,山上那些因为博吉斯大肆挖掘而失去家园的小动物们正狼吞虎咽地吃着美味的食物。

“我亲爱的,”狐狸太太跳起来拥抱狐狸先生,“我们等不及了,请原谅!”

“为狐狸先生干杯!”大家都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大声喊道。

狐狸太太羞涩地说:“我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我丈夫是一只了不起的狐狸。”

“这美味的食物。”狐狸先生接着开口说道,然后又停了下来,在随后的沉默中,他打了一个很响的嗝儿,“这美味的食物是博吉斯、邦斯和比恩三位先生款待我们的。我邀请大家留在这里,我们永远在一起。”

在狐狸洞外,博吉斯、邦斯和比恩坐在他们的帐篷旁边,把枪搁在膝盖上。天开始下雨了,雨水顺着这三个人的脖子流进去,一直灌到他们的鞋子里。

“他不会再在下面待很长时间。”博吉斯说,“他肯定饿坏了。”

“说得对。”比恩说,“他随时都会冲出来,咱们一定要把枪拿好。”

三个饲养场场主光想着如何在洞口堵狐狸一家,却忽略了自己的饲养场。他们还在洞口呆呆地等着……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他们还在等着呢。(节选自《了不起的狐狸爸爸》,节选时略作改动。)

了不起的童话人生

儿童文学史上,有位人生故事一箩筐的神奇老头儿。他做过飞行员,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还通过自学成为美酒专家和古董家具专家。最重要的是,他创作了很多魅力无穷的儿童文学作品,获奖无数。这位神奇老头儿就是英国作家罗尔德·达尔。

罗尔德·达尔的作品构思奇特,情节紧凑,在故事的开始就会打破现实与幻想之间的常规对应,给人一种幽默而荒诞的美感,具有让人爱不释手的魔力。《了不起的狐狸爸爸》《詹姆斯与大仙桃》《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罗尔德·达尔的作品已经被翻译成三十六种文字在全世界出版,并成为许多电影、电视剧、音乐和诗歌的创作源泉。其中,电影《了不起的狐狸爸爸》还获得了第八十二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长片奖提名。感兴趣的小童迷们不妨去感受一下罗尔德·达尔和著名导演韦斯·安德森共同为我们带来的视听盛宴。

相关推荐
蚯蚓小怪
蚯蚓小怪

春天的一个上午,蚯蚓妞妞伸个懒腰睡醒了,“啊!”她大声尖叫——一条陌生的蚯蚓竟然躺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尖叫声立...【详情】

唉唉树上的星星
唉唉树上的星星

要不要失去妈妈三年呢?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难最难的选择题,事情还要从一年一度的春游日说起。春游日前夕,我又跟妈...【详情】

睡梦里的城堡
睡梦里的城堡

金色的阳光倾洒在一条条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每一棵树都沐浴在这金灿灿的余晖里。在这余晖里,桃红似乎觉得有些慵懒...【详情】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终于咬掉了一层坚硬的卵壳,爬了出来,他的身体小得跟蚂蚁一样,一直爬,一直爬,饿了就开始吃身边的枝叶。蓝格子...【详情】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早晨,黄鹿先生收到一封邀请信。信上说请他下个星期去参加金苇节。这是南部森林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庆祝芦苇丰收的...【详情】

自然星球
自然星球

飞船徐徐地降落,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深绿色的森林中点缀着七彩的花朵,碧蓝的海面上涌动着雪白的...【详情】

逃走的音符
逃走的音符

每天清晨,小提琴家都会早早地摆好琴谱,拿起心爱的小提琴,拉出一首又一首优美动听的曲子。他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肚...【详情】

夜光小镇
夜光小镇

清新小镇附近有一座美丽的原始森林,森林里住着成千上万种动物和植物,还有护佑森林的精灵家族,他们一代代在这里生...【详情】

寻找单眼怪
寻找单眼怪

观众的眼界越来越开阔,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马戏团的观众一场一场在减少,后来几近无人来了。就连乞丐,给他们每人...【详情】

电脑版 © 201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