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童话故事网
首页 > 童话故事 >
导航

狐狸奶奶的“绝技”

来源:金童话 作者:麦子 时间:2016-09-23
摘要:鹦先生是动物王国最杰出的色彩师,他开了一家“色彩变变变”工作室,每天都在为动物居民进行各种色彩搭配,大家对他的审美水平深信不疑,只有狐狸奶奶对其嗤之以鼻,一直瞧不上鹦先生的审美水平。

鹦先生是动物王国最杰出的色彩师,他开了一家“色彩变变变”工作室,每天都在为动物居民进行各种色彩搭配,大家对他的审美水平深信不疑,只有狐狸奶奶对其嗤之以鼻,一直瞧不上鹦先生的审美水平。

“奶奶,你也懂色彩学?”一天,阿布好奇地问奶奶。

“我当然懂!想当年,我可是整个狐族色彩感最强的。”

阿布和阿吉两兄弟都对奶奶的话半信半疑。

这天,无所事事的阿布和阿吉两兄弟背着狐狸奶奶,偷偷去了“色彩变变变”工作室。很快,两人穿戴一新回了家。狐狸奶奶一见他俩就气炸了:“阿布,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根特大号的红萝卜吗?还有你,阿吉,虽然你穿一身白色的确更好看,但我建议你最好准备十套换洗的衣服……我看那位鹦先生,纯粹就是半吊子!”

哎呀,狐狸奶奶的嗓门可真大,她的话被对街的鹦先生听得一清二楚。他一拍翅膀,飞到了狐狸奶奶家的窗外。

“老太太,就你也懂色彩搭配?正好,豹小姐又要招聘色彩顾问了,有本事你和我一起去豹宫比试比试!”鹦先生气呼呼地说。

“谁怕谁,比就比!”狐狸奶奶自信地说。说完,狐狸奶奶跟着鹦先生立刻就去了豹宫。

在动物王国,没有谁比豹小姐更讲究穿着打扮的了。她尤其挑剔色彩,色彩顾问已经换了无数个,要想当上她的顾问——超级难!

“豹小姐,您放心,我保证您百分之百满意!”鹦先生信心满满。

“太好了,我相信鹦先生您绝对能做到!”豹小姐满怀期待。

鹦先生判断出豹小姐适合冷色调后,为她快速地搭配出蓝裙、黑色眼线、灰色唇膏……很快,一位女王范儿的豹小姐闪亮登场了。

一直“观战”的阿布和阿吉不禁为鹦先生鼓掌欢呼起来。

“我根本不想像什么女王。”可是,豹小姐却苦着脸说。

“好啦,轮到我上场了。”狐狸奶奶满不在乎地说。

“你?”豹小姐刚刚还以为狐狸奶奶也是来欣赏鹦先生杰作的。

狐狸奶奶

狐狸奶奶麻利地帮豹小姐卸了妆,然后,从她的衣橱里拖出几条围巾和丝巾。

“这条白丝巾,你可以在春天时系;这条橘丝巾,秋天时围着很漂亮;而冬天嘛,围上这条黑围巾,既保暖,又可以让你显得俏皮可爱……”狐狸奶奶一边为豹小姐系丝巾,一边说。

“没别的啦?不涂唇膏?不画眼线?”豹小姐惊诧地问。

“通通不需要,你本来就很漂亮!再说豹纹本身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纹饰,哪还需要别的装扮?”狐狸奶奶振振有词。

豹小姐在愣了片刻后,突然抱住狐狸奶奶,欢快地嚷道:“太好啦!我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以后你就做我的色彩顾问吧!”

“什么?胡闹!简直是胡闹!”鹦先生气急败坏地大吼。

“尊敬的鹦先生,我没胡闹!要知道,懂色彩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懂人。阿布本来一身红毛,你却还让他穿红,衣服就成了累赘;阿吉是个超级邋遢大王,你居然让他穿一身白色。而豹小姐分明喜欢简单,你却给她又涂又抹。还有,作为一名色彩顾问,最重要的就是要发现对方自身的美……”狐狸奶奶滔滔不绝地说。

还好,阿布和阿吉这次都没有堵上耳朵。因为,他们觉得这次奶奶唠叨得还挺有道理的。

相关推荐
蚯蚓小怪
蚯蚓小怪

春天的一个上午,蚯蚓妞妞伸个懒腰睡醒了,“啊!”她大声尖叫——一条陌生的蚯蚓竟然躺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尖叫声立...【详情】

唉唉树上的星星
唉唉树上的星星

要不要失去妈妈三年呢?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难最难的选择题,事情还要从一年一度的春游日说起。春游日前夕,我又跟妈...【详情】

睡梦里的城堡
睡梦里的城堡

金色的阳光倾洒在一条条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每一棵树都沐浴在这金灿灿的余晖里。在这余晖里,桃红似乎觉得有些慵懒...【详情】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终于咬掉了一层坚硬的卵壳,爬了出来,他的身体小得跟蚂蚁一样,一直爬,一直爬,饿了就开始吃身边的枝叶。蓝格子...【详情】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黄鹿先生的金苇节

早晨,黄鹿先生收到一封邀请信。信上说请他下个星期去参加金苇节。这是南部森林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庆祝芦苇丰收的...【详情】

自然星球
自然星球

飞船徐徐地降落,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在眼前越来越清晰,深绿色的森林中点缀着七彩的花朵,碧蓝的海面上涌动着雪白的...【详情】

逃走的音符
逃走的音符

每天清晨,小提琴家都会早早地摆好琴谱,拿起心爱的小提琴,拉出一首又一首优美动听的曲子。他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肚...【详情】

夜光小镇
夜光小镇

清新小镇附近有一座美丽的原始森林,森林里住着成千上万种动物和植物,还有护佑森林的精灵家族,他们一代代在这里生...【详情】

寻找单眼怪
寻找单眼怪

观众的眼界越来越开阔,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马戏团的观众一场一场在减少,后来几近无人来了。就连乞丐,给他们每人...【详情】

电脑版 © 201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