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童话故事网
首页 > 儿童文学>小熊维尼历险记>
导航

小猪遇见大象

来源:金童话 作者:艾伦·亚历山大·米尔恩 时间:2016-09-21 10:54:25
摘要:一天,克利斯多弗·罗宾、温尼·菩和小猪在一块儿聊天,罗宾把他嘴里吃的东西咽下去,然后漫不经心他说:“小猪,今天我看见一头大象。”“它在干什么?”小猪问。“正

  一天,克利斯多弗·罗宾、温尼·菩和小猪在一块儿聊天,罗宾把他嘴里吃的东西咽下去,然后漫不经心他说:“小猪,今天我看见一头大象。” 

  “它在干什么?”小猪问。 

  “正在笨重地走着,”罗宾说,“我想它没有看见我。” 

  “有一次我看见过一只,”小猪说,“至少,我认为我见过。”可是他又说,“不过它也许不是大象。” 

  “我也见过大象。”温尼·菩说,可他心里却嘀咕:大象是什么样子啊! 

  “净瞎说。你们不会经常看见它们的。”罗宾大大咧咧地说。 

  “现在不会看见。”小猪说。  “这个季节不会看见。”小熊说。 

  然后他们一起聊别的事,直到小熊和小猪该一起回家了。小猪和小熊沿着“百亩林”边缘的小道走的时候,彼此没有说多少话。他们来到溪边,相帮着从踏脚石上过了小溪,当他们又并排越过灌木山坡的时候,就又开始亲呢地说东道西。小猪说,“你如果明白我的意思……”菩说,“我自己就是那么想的……”小猪又说,“可是,从另一方面说,我们一定要记住……”菩又说,“很对,虽然暂时忘了

……” 

  ……说着,说着,他们来到了“六棵松”,温泥·菩四下里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偷听,就一本正经他说:“小猪呀,我下决心要干件事。”  “你要干什么?菩?”  “我决心要抓一只大象。”  温尼·菩说这话的时候,脑袋点了好几下,他等着小猪问“怎么捉?”……这一类的话。可是,小猪什么也没说。实际上,小猪正在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先想到这事呢!  过了一小会儿,温尼·菩说:“我打算使用陷阱,而且一定要搞一个‘巧妙的陷阱’,你可得帮我的忙啊,小猪。”  “我愿意帮忙。”小猪一听说叫他帮忙,又快活起来,他说,“咱们该怎么办呢?”  “说的是呀,问题就是怎么办啊。”温尼·菩说罢,他俩就坐在一起想主意。  温尼·菩想出的第一个主意是:他们得挖一个“大深坑”,那么,大象走过来就会掉进坑里去,然后……  “为什么?”小猪说。  “什么‘为什么’?”菩说。  “大象为什么会掉进去?”  温尼·菩用掌擦擦鼻头,然后说,大象可能会走着来的,嘴里哼着一支歌儿,眼望着天空,寻思着会不会下雨,这样,他就不会看见“大深坑”,一直到他掉进半截腰里,再发现问题,那就晚了。  小猪说,这倒是一个挺好的陷阱,可是假如天已经在下雨呢?  温尼·菩又用掌擦擦鼻头,然后说,他没有料到那一点。接着他又开心起来,说:“假如已经在下雨,大象就会眼望着天空,寻恩着会不会放晴,这样,他就不会看见大深坑,一直到他掉进半截腰里,……那就晚了。”  小猪说,既然这一点已经搞清楚,他认为这的确是一个“巧妙的陷阱”了。  温尼·菩听了小猪这么说,感到很得意,他觉得好像已经把大象捉住了。不过,还有另一件事要考虑,那就是:“大深坑”应当挖在什么地方?  小猪说,最好是离大象原来待的地方一尺来远。  “那样他会看见我们挖坑的。”温尼·菩说。  “不会的,他要是朝天上看,就不会看见我们。”  “他会起疑心的,”菩说,“假如他碰巧朝下看呢?”他想了好长时间,有点泄气他说,“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么容易啊,难怪大象那么难捉。”  “谁说不是呢。”小猪说。  他们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弄掉身上几根刺,又坐了下去。温尼·菩一直在自言自语:“但愿我能想出一个办法来!”他相信头脑聪敏的人一定能捉住大象,但愿他能知道那个捉大象的好办法。  “假定,”他对小猪说,“你要捉我,你会怎么办?”  “嗯,”小猪说,“我会这么办的:我弄个陷阱,在陷阱里放一罐蜂蜜,你就会闻到蜜的味,你就会进去找蜜,然后……”  “对,我会进去找蜜的,”温尼·菩兴奋他说,“只不过我会非常小心,以免伤了我自己。我会找到那罐蜜的。你知道,我要先舔舔蜜罐的周边,假装里面没有多少蜜,然后,我要走开去想一想,然后,再回来开始吃罐中间的蜜,然后……”  “好了,不用多说了,你一定会被……我一定会捉住你的。现在的问题是,要搞清楚大象喜欢吃什么?我认为他爱吃橡子,你说呢?我们会弄到好多好多橡子的

──我说,菩,你醒醒啊!”  原来,温尼·菩已经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他一下子惊醒过来,说蜜比橡子更能逗人喜欢。小猪不以为然。他们刚要争论,小猪忽然想起,要是往陷阱里放橡子,自己就得去找橡子;要是往里面放蜂蜜呢,菩就得把他自己的蜂蜜拿出来一些。于是他就说:“好吧,就用蜂蜜吧。”其实,菩也是这样盘算的,他正要说“好吧,就用橡子吧。”  “就用蜂蜜!”小猪用一种深思熟虑的样子跟自己说,好像一言为定了,“我来挖坑,你去拿蜂蜜。”  “就这样吧。”菩说着,迈着笨重的步子走了。  刚到家,他直奔食橱,站在一把椅子上,从顶上一层取下一大罐蜂蜜。罐上本有“蜂蜜”的字样,可是为了搞准确,他把纸盖去掉,往里看看,看起来没错,就像蜂蜜。“可是你很难搞清楚,”菩说,“我记得我叔叔有一次说他见过的奶酪也是这种颜色的。”他伸舌头舔了一大口,“没错,”他说,“真是的,没问题,是蜂蜜,我敢说,一直到罐底全是蜂蜜,除非是,当然……”也可能有人开玩笑把奶酪放进罐底,也许,最好是我把最下面的也尝一尝……万一……万一大象不喜欢奶酪……跟我一样……咳!”他长出一口气,“我说对啦,一直到底全是蜂蜜。”  弄清楚之后,他带着罐子回到小猪那里,小猪从“大深坑”底下抬头仰望,说“拿到了吗?”菩说:“拿到了,不过不是满罐的。”他撂给小猪,小猪说:“果然不满,你就只剩下这一点儿了吗?”菩说:“对呀!”因为事实就是这样。于是,小猪把罐放在坑底,然后爬出坑来,接着他们一起走回家去。  他们到了温尼·菩的家,“好了,再见,菩,”小猪说,“咱们明天早上六点钟在松树林见,到那时候,咱们看大陷阱能抓住几只大象。”  “六点钟,小猪,你搞到绳子了吗?”  “没。要绳子干吗?”  “牵大象回家用啊!”  “哦!……我还以为你一吹口哨,大象就会来呢!”  “有的会来,有的不会来。大象的事,你很难搞清楚。好吧。再见!”  “再见!”  于是小猪走回他的住所,菩就铺床准备睡觉。  几小时以后,黑夜将尽的时候,温尼·菩突然醒来,他有一种下沉的感觉,这种感觉他从前也曾经有过,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说他饿了。于是他就走到食橱那里,站在一把椅子上,伸手往顶上一层,可是他什么也没找着。  “真怪!”他想,“我记得我有一罐蜂蜜放在那儿的,一满罐,满满的都是蜂蜜,一直到罐口都是,上面还贴着“蜂蜜”两个字,一看就知道那是蜂蜜。怎么不见了?可真怪啊!”于是他就开始来回地走着,寻恩着蜂蜜哪儿去了。同时自己哼哼叽叽地呢喃着:  稀奇真稀奇,  我的好蜂蜜。  标签写清楚,  明明是“蜂蜜”。  满满一大罐,  不知哪儿去。  谁知哪儿去?  稀奇真稀奇!  他像唱歌一样,冲自己哼哼着唱了三遍,突然,他记起来,原来他已经把那罐蜂蜜放到那个“巧妙的陷阱”里面去抓大象了。 

  “真糟糕!”温尼·菩说,“都是因为要好好地招待大象……”于是他又回到床上去。  可是他睡不着。他越想睡,越睡不着,他试着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那原本是一个催眠的好办法,可这时候也不灵了。他又试着数象,“一只象,两只象,三只象……”这就更糟了。因为他数的每一只大象,都是直冲着他的一罐蜂蜜而来,并且吃得一干二净。他怪难受地躺在那儿,呆了一阵子,当他数到第587的时候,那个“587”大象吧卿着嘴自言自语说,“这蜜真好!我从来没有吃过比这还好的蜜了!”菩再也受不了啦,他跳下床,跑出房子,直冲着“六棵松”跑去。  这时,太阳还没起床,但“百亩林”上空已经稍有亮光了,这似乎显示着太阳在苏醒,很快就会破云而出。在半明半暗当中,松树林显得有些冷清,寂静,那个“大深坑”好像也更深了,而在坑底放着的温尼·菩的蜂蜜罐,也成了带有神秘色彩的东西了,只有个模糊的形状,可是当他接近的时候,他的鼻子告诉他:那是真正的蜂蜜,于是他的舌头伸出来了,把嘴唇舔来舔去,他准备要吃蜜。  “糟糕!”温尼·菩把鼻子伸进罐子里说,“有个大象吃过它了!”接着他想了一下,又说,“噢,不,是我吃的,我给忘了。”  其实,他已经吃掉了大部分,罐底还剩下一小点儿,他就把脑袋钻进罐子里面。开始舔了起来。  不久,小猪醒了。他一醒,给自己说:“欧!”接着勇敢地说,“对啦!”再接着更勇敢地说,“正是这样!”  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并不怎么勇敢,因为真正在他脑子里蹦蹦跳动的字眼儿,老是“大象”。  大象到底是什么样子?  它凶吗?  吹口哨能引它过来吗?它怎么过来?  它喜欢猪吗?  如果它喜欢猪,对不同品种的诸,它会一样对待吗?  假如它对猪是凶的,那么,对待我这样的猪、有一个名叫威廉的祖父的猪,会不会有所不同?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他就得看他捉的第一只大象去了,可上面这些问题的答案,他还毫无所知呢!  当然,温尼·菩会跟他一块儿去的,哥儿俩好嘛!可是如果大象对猪和熊都很凶,又该怎么办?干脆,我假装头疼,就说今天早晨不能去“六棵松”了,这会下会好点?……可是都睡床上,啥也不干,白白浪费时间呢!──小猪想来想去,他该怎么办呢?  接着,他又有了一个“聪明”主意。他现在悄悄地去“六棵松”,非常小心地偷着往陷阱里瞧瞧,看有没有大象。要是有,他就赶紧回家睡觉;要是没有,他就不回家睡觉。  于是他就去了。起初,他以为陷阱里不会有什么,随后他又认为会有的,可是一走近了,他就肯定会有了,因为他能听见大象的声音了。  “老天,老天,老天爷啊!”小猪自言自语,他本想跑掉。可是一想既然已经这么近了,干脆就看看大象究竟是什么样子吧!于是他就趴在陷阱边往里看……  原来,在坑底下,温尼·菩一直在想方设法,把套在头上的蜂蜜罐搞掉。他越摇晃,套得越紧。“糟糕!”他在罐子里面喊,“哦,救命啊!”他连喊了好多声。“噢!”他打算撞个什么东西,可是他看不见要撞的东西,“无济于事。”他又想爬出陷阱,可是除了罐子里的一小部分,他什么也看不见,找不着出路。最后,他抬起脑袋,顶着罐子,整个身子直立起来,发出悲哀绝望的声音,大声吼叫

……就是在这个时候,小猪朝下望着。  不看还好,一看,可把小猪吓坏了。  “救命,救命啊!”小猪喊叫,“一只大象,一只可怕的大象!”他离开那个坑,拼命地快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救命,救命啊!一只可怕的大象!”他吓慌了,吓得舌头发硬,说话不清,有些岔音了,“可怕!”“好怕!”“一只吓死人的大象!”“好怕!”“好辣!”“一只好怕的大辣象!……”他不停地拚命喊,拚命跑,连喊带跑,连跑带喊,一直到了克利斯多弗·罗宾的家为止。  “出什么事了?”克利斯多弗·罗宾说。他刚刚起床。  “大……”小猪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说不出话来,“一只大,一只大,一只大象。”  “在哪儿?”  “在那儿。”小猪挥动着小爪子。  “长得像什么?”  “像……像……它的脑袋大极了,克利斯多弗·罗宾,你简直没见过那么大,一个特别大的东西,就像……什么也不像。反正大得不得了……噢,就像……像什么我也不知道……就像一个特大特大的什么大家伙,哦,对了,像个大罐子。”  “喔,”克利斯多弗·罗宾穿上鞋,说,“我倒要去瞧瞧。跟我来。”  和克利斯多弗·罗宾在一起,小猪就不怕。于是他们就一起走了。……当他们走近“大深坑”的时候,小猪焦急他说;“我能听见它了,你呢?”  “我能听见有点什么声音。”克利斯多弗·罗宾说。  原来,温尼·菩找到了一个树根,它正在用脑袋往上撞呢。  “瞧那儿!”小猪说,“怪吓人的吧?”说着他紧紧拉着克利斯多弗·罗宾的手。  忽然,克利斯多弗·罗宾大笑起来,他笑哇,笑哇,……笑了又笑……笑个没完。正当他大笑的时候,“咔嚓”一声,“大象”的脑袋在树根上猛撞,一下子把罐子撞碎了,接着,菩的脑袋重新露在外面了。  小猪恍然大悟。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傻,羞得不得了,跑回家去,倒头就睡,人家问他怎么了,他忙说:“头疼。”  克利斯多弗·罗宾和菩一起回家去吃早饭。  克利斯多弗·罗宾看着温尼·菩那个傻样儿,忍不住说:“啊,小熊,我多么喜欢你啊!”  “我也多么喜欢你啊!”温尼·菩说。

上一篇:温尼·菩给老驴找尾巴

下一篇:老驴过生日

相关推荐
寻佛
寻佛

古时,有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子。儿子二十多岁时,迷上了如何修仙成佛。由于年轻人的心思都在烧香念经上,所以家里地里...【详情】

一只装满爱的袜子
一只装满爱的袜子

孩子们,感恩节还有一个月就到了。你们心中有没有深深感激的人呢?让我们亲手制作一份礼物。到那天,送上你的礼物,告...【详情】

蚯蚓小怪
蚯蚓小怪

春天的一个上午,蚯蚓妞妞伸个懒腰睡醒了,“啊!”她大声尖叫——一条陌生的蚯蚓竟然躺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尖叫声立...【详情】

小花猫剪胡子
小花猫剪胡子

我们要讲的这只小花猫,长得可真漂亮。长着雪白的毛,头顶和身上有几团黑花,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只淡红色的小鼻子,嘴...【详情】

唉唉树上的星星
唉唉树上的星星

要不要失去妈妈三年呢?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难最难的选择题,事情还要从一年一度的春游日说起。春游日前夕,我又跟妈...【详情】

巫婆不想上天堂
巫婆不想上天堂

有一位巫婆,活了900岁,今天是她在人间的最后一个日子。别问巫婆为什么活得那么久,也别问巫婆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详情】

开花的圆珠笔
开花的圆珠笔

香蕉猴非常喜欢哭鼻子,大家都叫他爱哭鬼。在打扫教室卫生时,同学们扫地的扫地,擦玻璃的擦玻璃,只有香蕉猴站在旁边...【详情】

睡梦里的城堡
睡梦里的城堡

金色的阳光倾洒在一条条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每一棵树都沐浴在这金灿灿的余晖里。在这余晖里,桃红似乎觉得有些慵懒...【详情】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终于咬掉了一层坚硬的卵壳,爬了出来,他的身体小得跟蚂蚁一样,一直爬,一直爬,饿了就开始吃身边的枝叶。蓝格子...【详情】

电脑版 © 201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