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童话故事网
首页 > 儿童文学>雪域豹影>
导航

第二十四章 老二想做啃老族

来源:金童话 作者:沈石溪 时间:2016-09-21 16:22:33
摘要:千年老杉树的扇形树洞里,只剩下银老二还滞留在亲豹身边。屈指算算,银老二已满两周岁,连身躯相对娇小的雌豹花老三都义无反顾地跨出家门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去了,银老二作为一只躯

千年老杉树的扇形树洞里,只剩下银老二还滞留在亲豹身边。屈指算算,银老二已满两周岁,连身躯相对娇小的雌豹花老三都义无反顾地跨出家门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去了,银老二作为一只躯体相对健壮的雄豹,至今还赖在家里不愿离去,这让阿灿霞忧心忡忡。捕获到猎物后,阿灿霞和泥雪滚好几次都有意避让开,让银老二单独待在猎物旁,用意很明显,就是让银老二有窃取或霸占猎物的机会,产生离家出走的念头。遗憾的是,银老二对唾手可得的猎物无动于衷,已长到24个月了,仍没有任何要告别父母独立谋生的迹象。阿灿霞当然知道,银老二之所以两周岁了还赖在家里不走,根本原因就是无法捕杀猎物,不具备独立生存能力,当然就不想离开父母的喂养。

从表面看,银老二已完全发育成熟,体型超过了泥雪滚,皮毛银光闪闪,一口尖利的豹牙像日曲卡雪峰千年不化的冰雪,泛动着耀眼的寒光。单论外表,银老二称得上是雪豹中的精品,无奈中看不中用,银样蜡枪头,绣花枕头一包草,至今仍无法跨越咬杀猎物这道坎。每次狩猎开始时,银老二也会气势汹汹地扑向猎物,甚至能用爪掌将奔逃中的猎物击倒,但在最后关头——吐噬咬猎物喉管时,却像突然变了一只雪豹,每次豹牙触碰到猎物身体的一瞬间,它紧绷的身体就会变得绵软,炯炯有神的豹眼里蒙上一层忧郁,脸上浮现出恐惧害怕的表情,随即就从猎物身上弹跳开去。

毫无疑问,阻碍银老二猎杀的不是身体原因,而是心理原因。令阿灿霞叹息的是,这么长时间的规劝、教育、诱导、威逼,银老二的心理异常不见任何好转。随着时间的推移,阿灿霞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沉重。转眼间又到了寒冷的冬季,银老二已经满27个月,已接近雪豹离家出走的最晚时限。

对人类来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出仇;对雪豹来讲,无论是女还是儿,幼豹大了都不中留,留来留去也会留出仇。

前面已经说过,幼豹离家出走的时间上限是20个月,下限是28个月,只差1个月,银老二就触碰到幼豹离家出走的下限了。

对雪豹而言,假如幼豹到了28个月还不能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将会造成一系列严重后果。从生理角度说,幼豹在28 个月大以前,属于性格的可塑期,具备生命的弹性、韧性和可塑性,凭着青春的冲动、勇气和自信,在叛逆心理的支撑下,很容易就能跨出辞别双亲、远走高飞这一步。过了28个月,性格由可塑期过渡到定型期,生命的弹性、韧性和可塑性大大降低,叛逆心理也逐渐消退,很难再有离家出走的冲动,也很难再有勇气和自信独自去开创属于自己的生活。毕竟,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在弱肉强食的高山雪域独立谋生充满了不可预测的风险;而依偎在父母身边吃白食,既省力又省心,何乐而不为呢?

啃老族就是这样产生的啊。

在雪豹社会,也曾因种种原因发生过幼豹满28个月仍滞留在父母身边的事,但几乎无一例外会用血与泪酿成一杯生活的苦酒。

几年前,一只名叫琉璃球的幼豹在一次狩猎中不慎被牦牛角挑伤豹腿,母豹朵朵云不忍心在琉璃球养伤期间将它赶出家去,于是一拖就是8个月,琉璃球腿伤痊愈后已32个月大了,过了最佳的离家出走、独自到丛林闯荡的时期,黏黏糊糊不愿离去,朵朵云不得不狠下心肠用暴力将琉璃球驱赶出巢穴。精神断奶并非易事,琉璃球无心觅食,也缺乏魄力到日曲卡雪山深处开创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整日在旧家附近徘徊,想方设法要回到父母身边。在屡屡遭到双亲严厉拒绝后,琉璃球心情十分郁闷,数月后竟抑郁而亡。

还有一只名叫巴巴桑的母豹,三年前独自产下一窝五只幼豹。雪豹社会的单亲家庭里,幼豹死亡率极高,不到半年时间,五只幼豹就有四只被饥饿和疾病夺去了生命,只剩下一只名叫水晶石的小雄豹活了下来。或许因为水晶石是唯一的幸存者,巴巴桑对它特别宠爱,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到了两周岁还舍不得让水晶石离家独立生活。一直到水晶石满33个月,春暖花开,巴巴桑受体内生物钟的引导,进入发情交配期,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恋爱结婚期,当然不能再让已成年的豹儿待在身边了,它便硬起心肠用武将水晶石驱逐出家门。当巴巴桑与一只名叫白丁的雄雪豹喜结良缘时,躲在附近森林里的水晶石看在眼里,恨在心头,嫉妒的邪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也不晓得算不算是恋母情结作祟,那天黄昏,当雄雪豹白丁路过那片森林时,水晶石突然从树梢扑蹿下来,一口咬住白丁的脖子,雄雪豹白丁当然不甘束手待毙,吼叫着凶猛反击,可怜的巴巴桑在一旁不知该帮谁才好,一边是新婚的夫君,一边是宝贝儿子,都是它的至亲至爱,最后,两只丧失理智的雄雪豹打得昏天黑地,双双倒在血泊中。

还有一只名叫胖熊的雄雪豹和一只名叫鹅毛的雌雪豹结为伉俪后,生下一窝小豹,流年不利,窝顶突然发生雪崩,把一窝小豹都埋在雪堆下,胖熊和鹅毛用爪子拼命挖雪,好不容易才救出一只名叫白萝卜的小雌豹,夫妻俩对劫后余生的白萝卜倾注了全部的爱,到白萝卜24个月大时,还认为它是个孩子,舍不得让它独自面对凶险莫测的深山密林,结果一拖再拖,直到母雪豹鹅毛怀上下一胎小豹时,这才迫不得已将白萝卜赶出家门,这时候,白萝卜已35个月大了。这个年龄的雪豹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已大大降低,经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日子过得穷困潦倒。从备受父母宠爱的公主一下子沦落成忍饥挨饿的流**,白萝卜无法适应这巨大的落差,几次三番想回到父母身边去,但母雪豹鹅毛已临近分娩,早已把浓浓的母爱转移到腹中的胎儿身上,当然也就拒绝了白萝卜重返家门的请求。不久,鹅毛产下一窝幼豹。一天傍晚,夫妻俩结伴同行外出狩猎,晚上带着猎物和一身疲惫回到窝巢时,一窝四只幼豹都已被咬碎头颅死于非命,凶案现场留下的竟然是白萝卜的气味……

可以这么说,幼豹超过28个月再不离巢,这个雪豹家庭便很难避免血光之灾

银老二已经27个月大了,已接近离家出走的最后时限。

望着体格强壮却赖在家里不走的银老二,一股无名火突突地蹿上阿灿霞的脑门。好几次它都扬起前掌狠狠地掴银老二的脑壳,像对付天敌似的冲着银老二咆哮,试图将银老二赶出家门。可银老二似乎特别能忍气吞声,将身体蜷缩成球状,任凭阿灿霞怎么打骂,就是不肯负气出走。

——你算什么雄豹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简直就是一条癞皮狗!

——你是不是打算做啃老族呀,想一辈子躺在父母身上吃喝吗?

每当阿灿霞对着银老二大发雷霆时,泥雪滚便会小心翼翼地跑过来,进行豹式安抚劝慰,让它平息怒火。它殷勤地舔吻阿灿霞的尾巴和脚杆,用身体语言安慰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别太担心银老二了,我相信,银老二绝不是癞皮狗和窝囊废,只是时机未到,总有一天银老二会治愈心理疾患,成为一只顶天立地的雄雪豹的!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时机未到,这不是空洞的安慰吗?阿灿霞不耐烦地抡起豹尾抽打在泥雪滚脸上:给我滚远点儿,我不稀罕你做和事佬!

在阿灿霞的焦虑与烦躁中,又过了25天,离银老二离家出走的最后时限只剩5天了,可以说已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但让阿灿霞揪心的是,银老二依然如故,还是无法跨越咬杀猎物这道心理障碍,圭要依赖它和泥雪滚提供食物。它有一种感觉,它觉得奇迹不会再出现了,银老二命中注定就是只废物豹,一个一旦脱离父母庇护就无法生存、就会立刻被险恶丛林吞噬和淘汰的低能儿。既然如此,那就顺从命运的安排吧。它甚至觉得,银老二已成了它生活中的累赘,给它带来沉重的心理负担和无穷无尽的精神痛苦。它渴望早日结束这一切。

它变得更加暴躁,龇牙咧嘴朝银老二咆哮,喉咙深处咕噜咕噜发出刻毒的诅咒,那是在向银老二发出最后通牒:对你这种没出息的啃老族,我早已忍无可忍了!你还有5天时 ——不不——还有4天半时间可以留在这个树洞里,到时你再赖在家里不走的话,休怪我是个无情无义、狠心肠的母亲,我郑重发誓,我会撕烂你的皮,咬断你的骨!

银老二浑身觳觫,瞪起一双惶惑的眼睛,急忙躲到泥雪滚的背后。泥雪滚像面活动盾牌似的阻挡在阿灿霞与银老二之间,呦呦嚎叫着,不让阿灿霞的尖爪利牙落到银老二身上。

阿灿霞恨得一爪拍在泥雪滚屁股上,撕出几条红蚯蚓似的血痕。

想当初,在风雪迷漫的狩猎场,银老二因不敢猎杀黑麂而被剥夺了进食权,结果饿得奄奄一息,差点儿就成了小树林里的一具饿殍,泥雪滚却背着它悄悄溜进小树林,吐出半消化的肉块将银老二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现在看来,泥雪滚要是不多管闲事,顺其自然,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从这个角度看,银老二变成一个离不开父母的低能儿,泥雪滚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活该受到它的惩罚。

阿灿霞已经下定决心,只给银老二最后4天半时间,再多一天也不给了,到那个时候,无论泥雪滚怎么阻拦,无论银老二怎么赖皮,它都要用最严厉的手段将银老二从家里赶出去!

它当然知道,此时已进入食物匮乏的冬季,风萧萧,雪茫茫,即使是一只生理和心理都正常的雪豹,在这个时候离家独自谋生,能生存下来的概率也很低,更别说像银老二这样有严重心理缺陷的雪豹了。但它已顾不了这么多,即使银老二在被它赶出去后有什么三长两短,它也不会觉得伤感或遗憾,作为一只雌雪豹,它已尽到了这个生育周期内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没必要因为银老二影响自己的下一个生育周期。退一万步说,就算银老二被赶出家门后遭遇不测,它阿灿霞在这个生育周期也算是成功的,白老大和花老三已经离家去开创属于自己的生活了,当年一胎产下四只幼豹,有两只长大成材,已经是很值得骄傲的成就了。无论如何,等到银老二满28个月这一天,它一定要克制住母性的软弱,用无比强硬的手段将银老二从自己身边赶走。

任何生灵都有必须遵守的禁忌,例如人类社会禁忌近亲婚配,甚至五服之内的姑表亲也禁止通婚;孟加拉虎禁忌发情期以外的雌虎和雄虎共同生活;非洲狮禁忌撕食同类尸体,哪怕这些狮子都已饿得奄奄一息;滇金丝猴禁忌接纳前来投靠的异族雄性,哪怕是刚出生还在吃奶的小公猴也不例外,却对前来投靠的异族雌性张开热情欢迎的双臂……

何谓禁忌?禁忌就是禁止去做的某些行为,就是所有个体生命都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就是保证种族生存发展的一套种内自我约束机制。任何触犯禁忌的行为,最终都会遭到严厉的惩罚,都会带来血光之灾。

它要严格遵守幼豹满28个月后不得待在父母身边这条禁忌,阿灿霞在心里立下血的誓言。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两只幼豹离家出走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经受血的洗礼

相关推荐
寻佛
寻佛

古时,有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子。儿子二十多岁时,迷上了如何修仙成佛。由于年轻人的心思都在烧香念经上,所以家里地里...【详情】

一只装满爱的袜子
一只装满爱的袜子

孩子们,感恩节还有一个月就到了。你们心中有没有深深感激的人呢?让我们亲手制作一份礼物。到那天,送上你的礼物,告...【详情】

蚯蚓小怪
蚯蚓小怪

春天的一个上午,蚯蚓妞妞伸个懒腰睡醒了,“啊!”她大声尖叫——一条陌生的蚯蚓竟然躺在她的床上呼呼大睡!尖叫声立...【详情】

小花猫剪胡子
小花猫剪胡子

我们要讲的这只小花猫,长得可真漂亮。长着雪白的毛,头顶和身上有几团黑花,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只淡红色的小鼻子,嘴...【详情】

唉唉树上的星星
唉唉树上的星星

要不要失去妈妈三年呢?我觉得这是天底下最难最难的选择题,事情还要从一年一度的春游日说起。春游日前夕,我又跟妈...【详情】

巫婆不想上天堂
巫婆不想上天堂

有一位巫婆,活了900岁,今天是她在人间的最后一个日子。别问巫婆为什么活得那么久,也别问巫婆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详情】

开花的圆珠笔
开花的圆珠笔

香蕉猴非常喜欢哭鼻子,大家都叫他爱哭鬼。在打扫教室卫生时,同学们扫地的扫地,擦玻璃的擦玻璃,只有香蕉猴站在旁边...【详情】

睡梦里的城堡
睡梦里的城堡

金色的阳光倾洒在一条条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每一棵树都沐浴在这金灿灿的余晖里。在这余晖里,桃红似乎觉得有些慵懒...【详情】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与鸢尾花

蓝格子终于咬掉了一层坚硬的卵壳,爬了出来,他的身体小得跟蚂蚁一样,一直爬,一直爬,饿了就开始吃身边的枝叶。蓝格子...【详情】

电脑版 © 2017-2018